笔趣阁 > 天书异录之上古神器 > 第223章 解封之法

第223章 解封之法

  一阵风卷残云胡吃海喝之后,整个桌面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不得不说,无论在什么时候,唯一能让陈长风心里得到满足的就是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顿饱饭!有所谓民以食为天,吃饭乃是人类的天『性』,食『色』『性』也,食排第一位,可想而知,吃饭对于人类而言的重要『性』。

  此时,陈长风极为满足的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脸庞之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与充实感!与之前的心情也是判若两人。

  然而这种充实与幸福感并未持续多久的时间,片刻之后,陈长风脑海突然一阵波动,似乎是在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门外。

  小院之中的一棵大树下,摆放着一张简易的木桌以及两把矮凳子,形如枯槁的消瘦老头儿正悠闲的坐在凳子上,斜靠着树干,手中拎着一个小酒壶,时不时的往嘴里倒上几口,然后缓缓闭上双眼,那皱纹横生的老脸之上洋溢着陶醉的神『色』。

  还不等陈长风来到大树下,万老的双眼已经缓缓睁开,旋即淡淡笑道。

  “臭小子睡得可还好?”

  闻言,陈长风缓步走到大树旁的矮凳子上,旋即一屁股坐下,然而此刻它的脸上却并没丝毫的表情,深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万老,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犹豫。

  “老爷子,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中了临死前施展的强大封印术,那么,若是这封印不被解除的话,会不会对今后的修炼产生影响?”

  在陈长风刚刚开口之际,原本已经缓缓闭目的万老则是再次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瞳之中闪过一丝疑『惑』。旋即将目光投『射』向身旁的陈长风,嗓音略显嘶哑的说道。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这个人,是你的朋友?”

  感受到万老那深邃目光的注视,陈长风只是与他短暂的目光相接便重新低下了头,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的道。

  “嗯,对!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身中一名人皇临死前所施展的强大封印术,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然而他体内的封印却没有丝毫变弱的迹象,而自身也并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变化,始终不温不火。得知您老阅历极深,所以才委托小子我向您打听一下。”

  陈长风口中所说的这个‘朋友’完全是自己虚构出来的,其实正是他自己!

  想当初自己在长寿村石河湾夺取珊瑚玉衣时,虽说最后得偿所愿,但不巧的是,也同时中了骆高峰临死之前所施展而出的封印术。

  世人皆知,人族方寸山以灵符咒法威震三界,而其封印术更是天下无双!暂且不说那种类繁多又精妙绝伦的各种封印之术,只是陈长风身上的这种封印术,与当初骆高峰对天道门那两名人皇施展的封印就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当初骆高峰对战老大与老二时所施展的封印术,并不能够持续太久的时间,只会让身中封印者在短时间内失去部分战斗力而已,其中一为定身,二为失心。

  老大身中‘定身术’,毫不夸张的说,除了还能开口说话之外,几乎连汗『毛』都没办法动弹分毫,但本身的法旋却并未受到丝毫影响。然而老二则不同,他身上所中的封印为‘失心术’,虽说对身体行动没有太大影响,但法旋却被完全封死,无法运行法力。

  两者身中封印类型虽然不同,但却都只是暂时『性』的失去一些能力罢了,时间一长封印之力便会自动解除,然而陈长风身上的封印却更是截然不同,体内法旋被完全封死不说,而且从封印之日开始到现在,几乎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体内那道封印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在陈长风说完这句话之后,虽说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然而眼神之中却是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飘忽,双手下意识的拖着下巴,不敢与万老目光相对。

  见状,万老低低‘哦’了一声,然而眉头却缓缓皱起。浑浊老眼中浮现一抹担忧之『色』。

  “三界之中,封印之术殊途同归,可以大致分为两种。一种作用体内,称为封印,另一种作用于体外,称为禁制。作用体外的禁制之术类似于阵法封印,对修炼者体内不会产生影响,然而如果在禁制的特定区域内,则会被困于其中,除非找到破解之法或施法者自动撤去禁制,否则将会彻底困在阵法之中。”万老语气一顿,接着道。

  “作用体内的封印则与禁制完全不同,首先这种封印术会封印修炼者的部分能力,令其短时间内丧失部分战斗力,但这种程度的封印不会持续太久的时间。一般说来被封印的时间长短由施法者与被封印着之间实力的差距来决定,若等级相差不多,被封印的时间则会缩短,若等级相差巨大,被封印的时间也会延长,不过像你说的这种情况,或许则是封印术的第二种情况。”

  闻言,陈长风暗自点头,旋即微皱着眉头问道。

  “封印术的第二种情况?那是什么?”

  “一般来说,即便修炼者之间等级相差巨大,在被别人封印之后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天的时间,封印之力便会逐渐消散,而若是能够持续封印大半年的时间而丝毫没有变弱的迹象,恐怕这种封印术应该是由对方以一生修为为媒介,所施展而出的强大封印,想要解除这种封印倒是相当不易。”万老轻叹道。

  听完万老的话,陈长风不禁缓缓点头。他很清楚,以一个人一生修为为媒介所施展而出的封印之法,自然不会太过轻易的就可以解除掉。

  想想看,凌阔本身为两转魔宗,即便如此依旧被他深爱的女子封印了将近三十年,然而这么长的时间体内封印之力都为消散!由此可见若穷其一生修为施展的封印术究竟恐怖到了何种层次!

  想到此处,陈长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便以凌阔这等层次的强者都被封印了三十年的时间,而且最后还要依靠北俱芦洲上的那头变异瑞兽麒麟的麟角才能将封印解开。

  陈长风可不想和他一样等三十年,而若是不想被继续封印下去的话,或许也需要一对变异瑞兽的麟角方才可行,然而这世上变异体质的瑞兽本就稀有,更何况还被陈长风亲手解决掉一头,现在若是再到那片冰天雪地之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的话,即便真的等三十年也未必能够等到一只成年的变异瑞兽。

  不过所幸的是,陈长风由于炼气的缘故,所以骆高峰也只是封印了他体内法旋而已,对体内的气旋却是完全没有影响,所以直到现在,他除了不能运行体内那道法旋之外,依旧可以运行气旋来抵御强敌。

  还不等陈长风继续追问,万老的眉头则是皱的更深!旋即眼中充斥着疑『惑』之『色』,说道。

  “按理说,三界之中的各种封印只对本身拥有法旋的人方才可以奏效,而对我们炼气的则不会产生任何的效果,难不成这三界之中还存在可以封印气旋的人吗?”

  闻言,陈长风顿时恍然大悟道!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当初中了对方施展的封印术之后……”

  陈长风话刚说了一半,却硬生生的戛然而止!旋即脸『色』顿时一变!身体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片刻之后,这才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缓缓转过头去,望向万老,尴尬的笑道。

  “额……您老怎么会猜到,是我中的封印的呢?”

  原来早在陈长风问起这个问题时,万老就已经察觉到他的古怪,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丝不对劲的感觉,然而万老却并未立即拆穿,而是保持着极为淡定的心态,想要听听陈长风解下来该怎么说。

  二人朝夕相处了将近十年时间,毫不夸张的说,陈长风的随意一个举动,万老都能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或者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稍稍交流了几句而已,便让陈长风自己把秘密说了出来。

  看着陈长风那一脸窘迫的模样,万老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旋即一翻白眼儿,语气古怪的冷哼道!

  “哼!臭小子还想骗我?说说吧,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体内究竟中了什么封印,是谁这么舍得下血本,不惜耗费一生修为都要将你封印?你到底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在万老的再三追问下,陈长风也只好坦白。随后只能将自己跌落断崖之后发生的事原封不动的讲了出来。

  然而在陈长风说起自己跌落断崖之后无意间得到了妖冥传承之后,万老也算明白过来,原来陈长风体内的那道法旋竟是因此而来。

  陈长风向万老说明体内法旋的由来之后,便继续开始讲述自己之后是如何被骆高峰施加了封印,所以最后才会导致体内法旋被封印长达大半年之久。

  在与万老讲述事情经过时,由于龙炎提前和陈长风交代过,不要随意透『露』自己的事情,所以陈长风也只能遵从,只是提及自己得到传承以及之后因何身中骆高峰的封印,而关于龙炎以及之后去往龙窟寻找肉身,以及和天宫的人起争执,乃至于关于凌阔的事,陈长风也都只字不提。

  当然,陈长风先前不愿意将自己身中封印的事情说出来,而是编造了一个谎言,说是代别人向万老寻求解除封印之法,其实倒也并非是故意想要对万老隐瞒,实则是因为他在抢了苏琼的珊瑚玉衣时斩杀了骆高峰,这件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的话日后万一被捅出去,难保不会连累万老以及叶千秋,这样的结果,陈长风并不愿意看到,所以才会想要对这件事情保密。

  当然,这并非是对万老的不尊重,而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对万老以及叶千秋的感激与尊重,所以陈长风才不能告诉他们这件事,免得日后把他们也牵扯进来。

  然而陈长风或许是为了万老着想,然而此刻在得知事情原委之后,万老却不这么想,反而有些怪罪期陈长风来。

  虽说二人是师徒关系,但这么多年过来,他们之间虽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万老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别人伤害到陈长风,而陈长风也绝不会任由其他人对万老不敬。

  而最重要的是,万老不希望在陈长风遇到困难之后还瞒着自己说他很好,这样只会加重万老心中的自责,让他觉得没有爱护好自己的弟子。

  “哼!臭小子,我要是不问,难不成你就要一直瞒下去?虽说你不该为了一件灵甲就对方寸山的人下杀手,这样的确有些过分了,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做了那么有错就要认,被打要立正!否则你永远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万老气呼呼的训斥道!

  闻言,陈长风缓缓点头,旋即双膝一软跪在万老的面前,语气坚定的道!

  “是,您老的教诲我会放在心里,刻在骨头上,绝对不敢忘!”

  半晌之后,待得万老火气稍稍消减几分之后,这才缓缓转过身来,望着面前低头跪在地上的陈长风,万老眼瞳之中也闪过一抹慈祥!彷如就是一位老父亲在看待犯错的亲生儿子一般,充满了怜惜与痛爱!

  “罢了罢了,做都做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以我看倒不如多花点心思,看看怎么才能解除你体内的封印吧!”

  说罢,万老再次深深看了陈长风一眼,嘴角却勾勒出一道淡淡弧度。不禁心中暗道!

  臭小子还真是走到哪儿,麻烦就跟到哪儿,看来以后这日子是没办法消停了!不过这小子倒也的确有我当年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