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离天大圣 > 015 暗计
  天气早已转寒,飘雪在几日后就已降临。

  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一下就是一连三日,待到三日之后,整个栾启山已是银装素裹、四际无垠,再无往日林木重重的景像。

  大雪覆盖的群山,道路难行,草鞋艰涩,视物困难,再加上冰冷刺骨的寒意侵袭,一场大病,就可能让一个壮汉彻底废掉!

  在这种情况下如山采集铁线藤,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说不定进山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下山!

  唯一能够支撑他们这么做的,自是那相对丰厚的酬劳!

  杂役之中,只有两人选择进山,其中之一在坚持了两日之后,最终放弃。

  只有孙恒,依旧早出晚归,每日半捆铁线藤,闷头闷脑的往山里闯。

  在不少人眼中,这人就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憨货!

  明里暗里的嗤笑,不在少数。

  奈何,让所有嗤笑他的人的傻眼的是,这段时间以来,孙恒竟然始终没事,而且收获稳定,甚至因此积累了一小笔资产。

  “半捆!先记下,足捆结账。”

  登记处,张重九在孙恒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半圆,眼神冷冰冰的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孙恒低下头,下面的铁线藤明明多了好几根,却也如之奈何。

  用张重九的话来说,这是规矩!

  如今山民那边由黄磷黄师兄负责,而学徒这边则是张啸张师兄负责。

  山民那里有克扣,张啸这边自然也不可能会实打实的发给钱数。

  每日截取一部分,就是惯例!

  如果不服,可以上报。

  不过没人是傻子,两位师兄都是雷师傅的正式弟子,告他们状,怕是找死!

  孙恒默默点头,转身离开,摸了摸兜里的大钱,他来到不远处那几个货摊之前。

  “小兄弟,这次要点什么?”

  摊主据说也跟两位师兄有点关系,这才能在这里摆个摊,挣他们这些进山采药人的辛苦钱。

  “老样子,腌肉、二钱酒。”

  孙恒从怀里掏出三个大钱,递了过去:“老板进新货了?真是稀罕。”

  “昨天回了镇子上一趟,带了点小玩意。”

  老板掀开酒桶,里面的酒水冒着热气,有些浑浊,让孙恒喉咙微微滚动。

  至于肉,则是一条条腌好码放的,一个大钱一条,省着点,可挡常人一顿饭。

  这里的酒类似前世的黄酒,度数不高,还很浑浊,如果不加热的话会很酸涩难喝。

  但这酒里面有着药物掺杂,可以活跃气血,有助壮健人的体魄。

  也是因此,孙恒才会舍得花钱,每天打上一些。

  等着老板打酒的时候,孙恒顺便扫了一圈摊位上的东西,最后把目光放在一个类似于鹅蛋的东西上面。

  那东西椭圆形,黑乎乎,上有六孔,很像前世一种名叫埙的乐器。

  “这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这叫什么,不过可以吹的。”

  老板见来了生意,双眼一亮,急忙拿起那东西,放在嘴边做势欲吹。

  “别!”

  孙恒伸手一拦,他那几个月来一直僵硬的脸上,竟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给我就行了,多少钱?”

  “五个大钱!”

  老板手指一张,五根手指在身前来回晃了晃。

  “那算了。”

  孙恒笑意收敛,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去:“太贵了。”

  “别啊!”

  老板声音一促,这东西是他在镇里街上捡来的,看孙恒喜欢才出的高价,自然可以打折:“你能出多少?”

  “二钱!”

  孙恒沉思片刻,伸出两根手指。

  “太少了吧!”

  老板眉头一皱:“再加一点,你这价钱,我根本就挣不到钱,还要倒贴路费!”

  孙恒面色不变,再次增加一根手指:“三钱,不能再多了,再多就算了!”

  “成交!”

  老板一拍大腿,表示买卖谈拢。

  孙恒收好肉条、酒水,手里拿着那埙把玩。

  放在嘴边一吹,呜呜之声响起,虽然不成调,但依旧让他眼露笑意。

  至少,有了它,以后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有点事做了。

  前世的孙恒,也会吹奏乐器,虽然只是自娱自乐,却也是一个爱好。

  此世日子过得艰难,倒是可以用它调剂一二。

  …………

  并不是每一个山民都是老实努力过日子的人。

  就如那黄世友,除了挣钱之外,仅有的爱好就是喝酒、聚赌两样。

  栾启山下的生活,压抑无趣,尤其是冬日,不仅大雪封山,往返城镇也十分不便。

  再加上铁线藤的巨大缺口,两位师傅的严令,就算是一元初始的年关时间,也没有几个人得了假期,返回城镇。

  那么多人长时间聚集在一起,自然会让某些人想着法子找乐子。

  就如此时,在一个房屋里。

  十几个山民和过了八年的药铺外务长工,正自围城一团,在那里拼命的吆喝。

  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固定的赌场。

  “来……来……,压大压小?离手不改啊!”

  “开!”

  “四五六,大!”

  “我艹!连开六把大,姓赵的,你是不是耍手段了!”

  黄世友看着自己面前的赌资一点点的渐少,已是急红了双眼:“等一下,下一把我来掷!”

  “你掷就你掷!”

  对面一人把骰子、骰盅甩了过来,满脸的不屑:“愿赌服输,先把钱拿来!”

  “给!”

  爱赌之人,都十分注重赌品,黄世友咬着牙把自己面前的一部分大钱推了过去,摇晃骰盅,再次开始对赌。

  “压大压小,压定离手啊!”

  “大!大!大!”

  “小!小!小!”

  “开!”

  “五五六,还是大!”

  “哈哈……,黄哥,看样子今天你运气不行啊!这是专门来给我送钱的吧?”

  “姓赵的,你他妈别嚣张!”

  “呵呵……,继续,今天我就要乘胜追击,把你兜里的钱,全部榨干!”

  半晌之后,满身丧气的黄世友低头弓背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此时的他,已是两袖空空,身无分文了!

  被寒风一吹,本就干瘦的他,竟是显的有些凄凉。

  “世友哥!”

  一个背着把猎弓的山民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怎么,又没钱了?”

  “猛子。”

  黄世友朝着来人翻了翻白眼,没什么好气的开口:“干嘛,请我喝酒?”

  “正是请您喝酒。”

  猛子咧嘴一笑,一提手里的酒囊,朝着远处一间房屋遥遥一指:“一起喝一杯,我还弄了点下酒菜,请了两位朋友。”

  “哦!”

  看着对方手里的酒囊,黄世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也好,我正好往肚子里填点东西。”

  进了屋,却见里面还有着药铺里的马家兄弟,正自围坐一起小声嘀咕着什么。

  “黄大哥来了,快,里面坐!”

  两人十分热情,拉着黄世友往里面坐去。

  酒过三巡,气氛热烈,几人也开始渐渐敞开心胸,某些腌臜事,也开始吐了出来。

  “哥几个都手头都紧,我这里倒是有个买卖,可以做一做,成了的话,也能有不少钱数进账,不知道世友哥有没有兴趣?”

  “隔……”

  黄世友大了一个酒嗝,醉意醺醺的开口:“什么生意?”

  “这都入冬两个多月了,铁线藤也收集的七七八八,我听说,有几个山民已经打算带着钱回去了。”

  猛子夹着面前的蚕豆,小声的开口:“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最少都有着几百大钱啊!”

  “不止!”

  马家兄弟对视一眼,压低声音开口:“这群山民都是要钱不要命的货,尤其是里面有两个运气好的,还采了几株罕见的好药材,身上怕是有十几两银子!”

  “听说,昨个儿有个山民,被一头熊瞎子给拍死了,他的钱,嘿嘿……”

  “……”

  黄世友双眼一眯,酒意已经淡去很多。

  他直起背,眯起眼,眼珠来回转动。

  猛子在一旁小声开口:“寒冬将过,山里的野兽饿了几个月,正是最饿的时候,它们出来打点猎,吃几个人,不过分吧?”

  “不能只有山民出事。”

  黄世友双眼一眯,朝着马家兄弟看去:“这样太明显了!兄弟既然想干这个买卖,不知道能不能狠下去手?借你们几个学徒用用?”

  马家兄弟对视一眼,淡笑着点头:“来,吃,吃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