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瓶安是福 > 第194章 相顾无言

第194章 相顾无言

  “哎~,知道了……”山子爷爷有些敷衍地挥了挥手,将自家老太婆给赶了出去。

  当山子奶奶满脸不满地嘟哝着挑帘出去后,屋中众人这才将自个心中不满的情绪给渲泻出来。

  “真是没想到,这窦大哥,不对,是窦郎中居然会是这样的人!”韩柱第一个控制不住地愤然道。

  要知道,韩柱与窦郎中的关系说是关系莫逆那都不为过的,这一直以来韩柱都认为窦郎中是一个虚怀若谷,颇具医者仁心之人,可是今天窦郎中的表现却让直接将韩柱对于窦郎中以往的好印象完全颠覆!

  “也不能怪人家,要知道这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这降烧的办法已经不仅仅是财帛的问题了……”山子爷爷叹息一声道。

  所有人都不作声了,这不管大人还是孩子,谁哪能能不出个三灾五病的,发烧,尤其是幼儿发烧那更是常见。如果有一个疗效一流降烧方子,尤其这个方子还不贵(毕竟正常情况下,这药太贵的话,像韩家这样的农门子弟也用不起),这样的方子要是拿出来,那绝对会百家求。

  到那时,这钱财还是小问题,窦郎中在杏林界的地位估计也会跟着蹭蹭地向上飚,而且这种方子还是可以传世,福泽子孙的,这名、利、传世全占全了,实在怪不得窦郎中会动心。

  其实这认真说来,这事并不让人诟病,让人诟病的是窦郎中想得到这个降烧法子的办法。

  他这要是光明正大地问,愿意花一定金钱来买那倒无妨,可是你看这窦郎中是怎么做的,借着韩家向来求诊的机会,以了解病情为,更好拟方施药借口,空口白牙地就想将韩家的方子,完了见拿不到手,居然语带隐晦地暗示,欲拿人家孙儿的病作胁。

  如此为人,如此为医,实在是叫人不耻!

  “可是,爹,窦郎中这一走,那山子……”迟疑了一下,桩儿面带忧虑地开了口。

  这,确实是个问题呢。

  韩家人非常清楚,窦郎中这一走,除了认为韩人人驳了他脸面,负气而走外,也不外乎想据此要挟之意。

  到底这方原十里地,再没有医术强过他,依着山子这病况,也就窦郎中还有三分把握能救得了,所以他这一走,就算是韩家再去请其他郎中那也白给,等到韩家一筹莫展,再次示上门时,除非是韩家人不想要山子的小命了,否则的话还不是他窦某人想要什么,韩家人就得给他什么!

  窦郎中的小心思,韩家人想得明白,可是那又如何,形势比人强,如果奶娘拿出来的那药当真是韩家自个方子,那为了山子说不得他们还是如果那窦郎中的愿,朝他低头。

  可如今……

  桩儿父子对视一眼,苦笑着摇了遥头,虽然说那药确实还有,量还不少,看着似乎还够用挺久的,可是那药却是在他家弟妹(婶儿)手上,而且瞧着他家弟妹(婶儿)用时的那个小心劲,就是不说,他们也猜得出来那药绝对是无比金贵。除非是山子又烧起来压不下去了,否则的话,他们还真没那脸面再开这口再去求!

  话又说回来,要是这药当真是他家弟妹(婶儿)的,为了自个儿子(孙子)说不得桩儿父子就会舍下这脸皮跟他家弟妹(婶儿)求了去,可问题是,这药的真正主人可不是他家弟妹(婶儿),而是他家弟妹(婶儿)的主子,官家的贵人!

  这主家慈悲,赐你药救命,你倒好,将主家的药拿去送人了,这种吃里扒外的事要是被主子知道了,那能给你好果子吃,直接大板子打死你那都是轻的!莫要因为自个孙儿(儿子)害家他家弟妹(婶儿)性命才好。

  再说了,退一万步,他们就是当真厚颜求了这药了,光是这药,能不能满足这窦郎中的胃口那都不好说,别亲戚得罪了,恶人做了,窦郎中那头依旧翻脸不认账,那才是亏大发了!

  可是,如果不交那药,窦郎中那边却是一点希望都没了,他们该如何做才好……

  两道浓眉拧起,深深的沟渠出现在眉心间,左右都不是,桩儿父子有种一筹莫展的感觉。

  “爹,要不我跑远点,上李庄请李郎中帮着看看?”桩儿尝试着问道。

  “李赤脚?这风湿骨痛,接骨正骨去请他还差不多,这小儿疾病……,还是算了吧。”山子爷爷摇着头直接否定了。

  “那,小王村的王郎中?他家是家传的医术,算得上是医道世家了。”

  “医道世家个屁!要我说,那家伙连李赤脚都还不如,这李赤脚至少还懂得摸骨正骨的,这小王村的那位祖祖辈辈就靠着一副治腹泻的方子吃饭,真正的一招鲜吃遍天,就没见那一家子有啥进益过!”山子爷爷一脸嫌弃。

  “还有芦苇荡那里的邓郎中,得,这话算我没说。”桩儿这话刚说出口,自家老爹就直接一个白眼横过来了。

  “知道就好,芦苇荡那个邓郎中是郎中吗?那就是一装神弄鬼的骗子,你要带山子去找他看,他药不会给你开,病不会给你治,而是给你请十八罗汉,九殿阎罗去!”山子爹爹直接一嗤鼻子,一脸鄙视。

  “他大哥,这跟十八罗汉,九殿阎罗啥关系呢?”奶娘一脸疑惑,不解地问道。

  “请十八罗汉降妖除魔,打败病魔,求九殿阎罗高抬贵手,放人一命呗。一把子香灰递给你,让你给吃了。到时自个扛过去好了,那是他请的十八罗汉的功劳。这要是没好,那是阎罗王不放人,阎王定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那根本就是装神弄鬼的,请了他来,破财事事,生生将山子给耽误了才是真!”

  “那爹你说,这还能请谁!”桩儿有些负气地道,这附近,甚至更远一些的郎中他全都点过名了,他爹都不认,他也没辙了!

  桩儿父子一脸无奈,相顾无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