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小神农 > 第2178章 赢得帮助

第2178章 赢得帮助

  吴晓引着几人进屋,又让那一身翠衫的美貌小婢子去沏茶。关上房门,开门见山:“几位是为了上官龙宇一事而来?”杜金山道:“吴兄聪明过人。的确,我等正是为上官龙宇一事而来。上官龙宇死在试炼场中,上官家那边,对此事很有看法。都是天鹰城的世家,少不了要找我们麻烦。我们被诬陷得没办法,不得已才来找

  吴兄,希望吴兄能够帮忙澄清一下。”

  “杜兄,说实话,我本人是很愿意帮你的,但我当时的确没有看到到底是谁将上官龙宇杀死的,你让我去澄清,我着实有些为难。没看到的事情,我怎么好妄言?”吴靖云听吴晓说这样的话,便以为师父那边选择了蓝家。其实师父的选择不难理解,毕竟一直以来在天鹰城中,蓝家的地位都比洛家高。只是在今年天鹰大擂之后,洛家才异军突起,见赶超之势。但最终

  的结果谁能知晓呢?与其赌不一定会成功的洛家,倒不如赌一直以来树大根深的蓝家更靠谱一些。刚要说圆场的话,便听得杜金山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吴兄而言有些为难,但我见吴兄是个坦荡之人,便想着吴兄与我或许是相惜之感的,如此,才贸然前来叨扰。不瞒吴兄,如果吴兄不肯出言帮忙的

  话,我们这边,真的很难洗清嫌疑。而且,即便吴兄不帮我们,却也不能在此事上置身事外,蓝家的人、上官家的人,都会过来找吴兄询问。到那时,只怕吴兄不得不从中选择其一啊。”

  吴晓道:“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看到的事情,如何能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杜兄想让我说他们是凶手、他们又想要让我说杜兄你是凶手,如此一来,我吴晓岂不是成为了任凭你们摆布的傀儡?”

  “吴兄此言差矣,绝无此意,我等绝无此意!”杜金山道:“我因看好吴兄的为人,心中敬重吴兄,这才过来求吴兄帮忙,我是以请求的姿态来面对吴兄,岂有将吴兄当成傀儡之说?”

  杜金山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索性加重了注码,直接道:“如果吴兄着实反感帮忙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吧,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强人所难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说完竟要起身,这就打算离开了。他这样做,一方面是真的想要出奇制胜,另一方面,其实也是觉得,如果吴晓态度坚决的话,他们再劝说什么也是无用的。待到蓝家和上官家的人过来,吴晓受到了真正的逼迫,就知道他们这边的礼待有

  多难得了。

  而吴家在天录城毕竟是个大家族,绝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主,即便为了争一口气,吴晓也不会为蓝家和上官家做事。两害相权取其轻,到那时,吴晓就只能选择他们了。

  所以,与其在这里说破嘴皮,莫不让吴晓自己领会到这件事情的严重,自己过来找他们。

  “金山”,洛战林拉住了杜金山,道:“你也不要意气用事,吴晓兄弟通情达理,必定会知道我们是诚心前来请求的。我们且再商谈一番,或许会有效果。”

  虽然他不希望这件事情能成功,但如果杜金山说走他就走的话,为免也太暴露自己的意图。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看出他并不是真心帮忙了。

  “吴晓兄弟”,洛战林道:“我师弟在天鹰城刚刚展露头角,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真的不能毁在这件事情上。还望吴晓兄弟能够以仁义之心,帮忙一二啊。”正在说话间,那去沏茶的小婢子回来,道:“刚才守卫大哥过来通传,说有两位姓蓝的和两位姓上官的,嚷嚷着都要见小少爷。守卫大哥说,瞧他们俩的样子,好像是要打起来了。他们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不知道该放行谁、不该放行谁,便只能暂且拖延住,先来请教小少爷的意思。”吴靖云和吴晓相视一眼,吴靖云有些意外,没想到另外两家会来得这么快。但吴晓已经得到了父亲的指点,显然对此时的情况颇有预料。但兄弟二人这一眼交汇之后,吴晓却惊讶道:“这两家的人在我吴家

  大门前就争吵,成何体统?”

  杜金山道:“这些人来了,必定是要得到个结果才能走。吴兄如果不想帮我的话,最好在见这二人之前,心中就想好了要帮谁,并且也要想好了该怎么说,不然这二人,只怕不好打发啊。”

  吴晓沉默片刻,道:“杜兄,实不相瞒,如果非要让我说个假话的话,在你们三人之中,我选择帮你。”

  言罢,便吩咐小婢子:“阿绿,你去告诉守卫,就说我不在家。他们若要追问起来,你便说并不知道我去哪里了,管事的叫你去问话,回来你就没看见我。明白了吗?”

  “是。”叫阿绿的美貌小婢子应道。

  吴晓吩咐了她之后,便起身对杜金山等人道:“这样,劳烦杜兄一行人随我从后门出去,我们这就择小路回洛家。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定会站在杜兄这边!”

  “多谢!吴兄真的帮了我大忙,我杜金山欠你一个人情,必定感念于心!”杜金山抱拳道。

  吴晓笑道:“咱们快走吧,免得被他们追上来!”

  心里却是觉得有些奇怪其实父亲的意思,就是让他帮洛家。原因无他,只因锦上添花不重要、雪中送炭才难得。帮蓝家、上官家,这两个世家得势许久,未必会记得他们的好而洛家此时正值崛起之际,遭不了重创,所以他们

  的帮忙,对洛家而言至关重要,于情于理,洛家都应该格外记得他们的人情。

  只是父亲的意思是,雪中送炭也不能白送,要在三方相对的危急时刻才帮他们,这样杜金山必定更加感恩戴德。可现在看来,怎么杜金山并无意外之感,反倒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料定之中呢?这个人,真的很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