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监狱 > 第1034章 再次开启时间之眼

第1034章 再次开启时间之眼

  <=""></>  “溢哥,我发现一具沼泽人的尸体。”顺着沼泽中的脚印之路飞了一段时间之后,黄溢终于收到了一条消息,是前方探路的骆少带你飞发过来的。

  “你原地等着,我们马上过来。”黄溢回了一条消息,立即加快了飞行速度。

  往前飞了十公里左右之后,骆少带你飞的身影出现在前方。

  此时他正蹲在前方的一处泥水坑之中,仔细观察着什么。

  黄溢等人落在了他的身边,一同向那个泥水坑中看过去。

  此时,泥水坑中躺着一具奇异的尸体。

  那尸体的外形有点像人类,但皮肤像青蛙皮一样潮湿光滑,脚掌像鸭掌一样长着蹼,手中拿着一杆鱼叉,背后背着个鱼篓,腰间挂着一副渔网。

  这尸体身上布满了一道道鞭痕,看来是被活生生用鞭子抽死的。它死亡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开始腐烂,上面开始长出一些蛆虫,无数的苍蝇正在上面盘旋飞舞,恶臭扑鼻。

  众人都是常年在野外冒险的人,看到这种腐烂的尸体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只有队伍中唯一的女性——河图脸色有些苍白,伸出小手捂住了嘴巴和鼻子,躲到了清明的身后。

  骆少带你飞之前已经打量过这尸体许久的时间,现在主动介绍道:“这是一具典型的沼泽人尸体,这个种族世世代代就居住在沼泽之中,但几乎从来不会横尸野外,因为沼泽人非常穷困,靠着捕蛙和捕鱼为生,但沼泽中变幻无常,鱼蛙不是经常都有。沼泽人经常食不果腹,所以一旦有同类死亡了,其余的族人会将它的尸体吃掉。而不会抛弃在外。所以,这沼泽人。一定是被魔族打死,丢弃在这里的。”

  黄溢盯着那尸体上的一道道鞭痕,上面隐隐散发着一股熟悉的黑气,不由点了点头:“这尸体的鞭痕上,隐隐散发出魔气,确实是魔族动手打死的。”

  “我好像,闻到了虫族的气息!”就在这时,中二好少年忽然开口说道。

  黄溢等人赶紧转过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中二好少年。

  他们来到血月大陆,并不是为了追踪魔族,而是为了追踪虫族,虫族才是此行的重点。

  这时,中二好少年伸手将一缕黄发撩到耳后,扇动着那双虫族翅膀,在周围的天空中盘旋了一阵,鼻子深深地嗅着,似乎在感知空气中残留的气息。

  过了一会,他再度点了点头。道:“这里确实残留有虫族的气息,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了。”

  清明摸了摸下巴,问道:“你是怎么确定的?我们的等级比你高了这么多。但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连杀神大哥都只发现了魔族的踪迹<="l">。”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玩家啊,每个玩家都有可能拥有别人不具备的能力,杀神大哥也只是擅长某一个方面而已。”中二好少年自傲一笑,摸了摸鼻子,道:“虫族虽然是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之一,但世人对这个种族所知甚少,甚至连大名鼎鼎的‘神蜜’也没有什么人见过,只是听说那是最好的疗伤神物而已。我有过虫族的奇遇。所以我才会知道如何分辨出虫族的气息。”

  中二好少年顿了顿,像是炫耀自己的专长。道:“虫族所经之处,会留下一种名叫‘分泌素’的物质。这种物质其余种族是闻不到的,哪怕有一杯分泌素放在你的眼前,你也察觉不到,还以为就是寻常的液体。但虫族对这种分泌素却非常敏感,所以我能闻到这空气中残留有分泌素的气息,而你们都不能!”

  中二好少年说着,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品味着空气中的味道:“这分泌素的味道,比一般虫族高贵,应该是顶级天域虫族留下来的,而且是那种达到了登天阶段的顶级天域强者。但这分泌素中夹杂了一丝狂暴,有点像虫族全身紧绷,即将大战一场时分泌的那种味道,显现出这位虫族当时应该是非常愤怒,似乎马上就要准备出手一战。”

  “出手一战?”黄溢琢磨着这个字眼,沉吟起来,“虫族既然出现在这个地方,那应该是和魔族一起驱赶那些奴隶,那些奴隶实力低微,不可能让一位顶级天域虫族准备出手一战,像这位沼泽人一样直接打死就行了,上升不到‘出手一战’的地步。这么推测下来,只有魔族中的高手,才能让这位虫族有出手一战的可能。”

  “你是说……”霸王眯了眯那双苍老的眼睛,“魔族和虫族虽然是盟友关系,但实际上却并不和谐,在互相较劲?”

  “是的!”黄溢点了点头,“凡是盟友关系,都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协调一体,难免会出现一些争端。如果它们的争锋很激烈的话,那也许会更方便我们行事……这样吧,我动用我的一个能力,来检验一下就知道了,但这需要一些时间,你们耐心地等待吧!”

  黄溢说着,眨了眨眼睛,开启了时间之眼,看起了这片区域的过去。

  这里发生过的一切,如同倒放的电影一样,开始在眼前迅速显现出来。

  他耐心地调整着倒放的速度,仔细地寻找着那些奴隶经过这里的那一刻,这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找到。

  与此同时,能量值像流水一样迅速地消耗着。

  这种消耗速度,如果让一般玩家知道了,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子,能量石这种东西,在普通玩家眼中仍旧是高级宝贝。对于黄溢这个财大气粗的人而言,能量石已经不缺,但也仅仅只是不缺而已,没有到可以挥霍浪费的地步。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也不会随便开启时间之眼。

  时间之眼是黄溢一个非常强大的能力,看战魂成功率、众神之塔的爆落物品、npc的下一步战斗动作等等都可以看。但越强大的能力,也就意味着越高的消耗。

  时间之眼的能量消耗速度,分为不同的情况。

  看未来是消耗得最凶猛的,而且是效果最差的,只能看到npc几秒钟以后的未来,而且无法看玩家的未来,因为这是玩家的自主意识,不是系统设定好的程序。

  如果是看过去,效果就明显得多了,因为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系统有影像纪录。

  看过去也分为不同的情况,看死物、活物、环境地貌等等,都有不同的消耗速度<="l">。如果是看玩家的过去,那消耗会比看npc的消耗更大。

  消耗最低的情况,就是像黄溢现在这样,看一片地区的过去。不过这样的“低消耗”是相较于时间之眼本身来说的,对于一般玩家而言,这种所谓的“低消耗”仍旧是难以负担的高消耗。

  黄溢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这片沼泽,双眼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奇异光芒。

  其余几人看到黄溢这幅神态,纷纷猜测到他应该是在使用那个可以看过去的能力了。

  前阵子国战结束之前,黄溢就当着世界观众的面,说出了那些反攻联盟玩家过去做过的猥琐的事情,引起了全世界玩家的轰动。无数人都猜测,黄溢应该是有一种能够看到过去之事的能力。

  这时,中二好少年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歪着脑袋盯着黄溢那双发着奇异目光的眼睛,来回绕着他看了好几圈,随后咽了一口唾沫,道:“杀神大哥应该是在看过去了,真羡慕这种能力呀!如果我有这种能力,我就去看我喜欢的女生,看她昨晚洗澡的样子……”

  “好下流的想法,简直是卑鄙无耻不要脸!不过我喜欢!”河图说着,两眼放光,娇笑一声,转头看了看她的男朋友清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如果我能看过去,我就看清明在没有我的时候,会不会躲在被窝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清明摇了摇头,道:“这能力应该有限制吧!例如看到敏感画面时,会打马赛克之类的。如果连洗澡、男女之间亲热的具体细节都能看到,那我要向时代公司投诉了,这分明侵犯了玩家的*!”

  “不过这问题也不大,毕竟目前所知,只有杀神大哥才有这种能力,而以杀神大哥的性子,是不会有偷看女人洗澡这种恶趣味的。”骆少带你飞赶紧维护起黄溢来。

  众人就这样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着黄溢的结果。

  “我发现了!”就在这时,黄溢眼前一亮,终于出声了。

  他的时间之眼,终于调节到那群奴隶经过这片区域时的画面了。

  他看到一尊气息伟岸的痛苦侍僧,拿着一根鞭子,狠狠地朝着下方的奴隶怒喝。

  在那痛苦侍僧的身旁,一只蜜蜂模样的生物,也开口说了些什么。随后他们两人就互相对峙起来,身上外放出浓烈的气息,气氛紧张得让人窒息,仿佛随时都会出手一战。

  但这时,一位血族忽然上前打圆场,但却被那位痛苦侍僧一鞭子抽在手臂上,训斥了几句,吓得那血族赶紧退缩回去,瑟瑟发抖,再也不敢插话。

  随后,这些人就继续前行了,消失在了天边,看不到他们的后续了。

  这一次,黄溢观看的对象是这片区域,而非是那些人,只有那些人经过这片区域时的画面才会显示出来。想要知道那些人发生过的事情就没办法了,除非亲眼见到那些人,并且以它们为对象去使用时间之眼。

  不过从刚刚看到的画面来看,魔族和虫族之间的关系确实非常紧张,互相较劲,甚至已经到快要出手一战的地步。

  “嗯?那是什么?!”就在黄溢准备关闭时间之眼时,他忽然瞪大了眼睛,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