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佳咸鱼翻身系统 > 第957章少女重生寻最爱(77)

第957章少女重生寻最爱(77)

  长一辈解放前生人,媳妇还是被婆婆压制,就就如宋和云压榨庄松德的媳妇儿和一家人。

  赶到了下一辈,就是庄建宏这一辈的就差远了,解放后提倡男女平等,女子的地位真的是提高了。

  只有宋和云这在地主家混过的,还是抱着封建思想在压迫儿媳妇,她没有压迫长媳,因为那是她喜欢的男人的儿子媳妇儿。

  不喜欢庄松德也是不喜欢庄林山的原因。

  可是人是得寸进尺的生物,媳妇这个时代不受气了,却反过来要给公婆气受,那些个泼辣的媳妇儿对公婆是不屑一顾的。

  有的泼妇和婆婆对骂,不怕人笑话。

  婆婆只有缩头,婆婆要是厉害,儿子就更难说媳妇儿。

  儿子多的,被拿刑的了不得。

  姑娘成了倒霉的,说不上媳妇就拿闺女换。

  山里人更不好说媳妇,彩礼要得太多更是给不起。

  这年头钱不好挣,攒点钱不容易。

  好说媳妇儿的怎么愿意花钱?

  像朱明松这样的人好说媳妇,还是好说得狠,要谁家的姑娘不可能不同意,特别是对闺女好的人家的父母恨不得闺女嫁给这样的军官。

  不但自己荣耀,闺女也是福份,跟着享福,随军了,部队还给安排工作。

  所以文化高的姑娘特别吃香。

  林小燕闹腾跟陈兰凤要几百块钱,就遭到了庄松德的拒绝,庄松德怎么会不爱钱呢,可是他已经算明白账本。

  要钱陈兰凤不但会拒绝,而且还要抓住机会不同意,这门亲事一定得黄。

  老二当兵就没有希望,全指望朱旺川帮忙。

  亲戚黄了人家还能帮你忙吗?

  这个媳妇是不管别人的死活,就是自私的要钱,为了自己打算。

  庄松德也不是好惹的,威胁他?儿子也指责他,帮着媳妇坑家里,一遍一遍的装自杀要挟人,逼他就范。

  媳妇自杀儿子不吱声,一看就是两人预谋好的,这个儿子是指望不上了!

  庄松德已经怒到了极点,他还要得这个军官的济呢,怎么能让她搅和黄,有多少人在眼馋庄建荣找了一个军官。

  对这个儿子太失望了,给她换了个媳妇儿,他还不知足,还要让他倾家荡产。

  这儿子养的就是作孽,缺了八辈子的德。

  这是前世没有一点积德,尽做坑人害人的事了,才得了这样的报应。

  庄松德只顾气愤了,看着林小燕的表演,真是恨透了她。

  谁会为了别人利益着想?这个他是明白的,人都是自私的嘛,都是一心为自己的。

  这个无可厚非,谁也不用说谁,庄松德也是尽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如果对他没有利益不让他要足了聘礼,就是军官他也不会同意,是他觉得这个军官身上的利益好歹大过二千块钱,他也不会改变初衷的。

  拿女儿换钱,也是女儿不容他操控他也当不了女儿的家,还有婚姻法会制裁他,买卖人口是大罪。

  他还是顾忌进监狱,才改变了策略。

  二儿子能当兵是最大的利益,不但说媳妇不用花钱,还会落下好名誉,军属当着,姑爷也是军官,让他露足了脸。

  才放了庄建荣一马,如果庄建荣搞的不是军官,正好还有大队长能被他利用,他岂能放过庄建荣,对庄松德的改变策略,蔺箫可是明白着呢。

  满脑子利益的人,岂能让别人破坏他的利益,林小燕的行为自然就让庄松德几乎失控,恨不得把这个娘们弄死。

  这个儿子这样大逆不道,真是后悔没有掐死他。

  庄松德气急了,眼看林小燕就往墙上冲,威胁人假装撞墙。

  庄松德大叫一声:“谁敢管她我就让谁滚!”

  想拽住林小燕的庄建军证在那里。

  庄建花和林小燕在演戏,明白有人准拉着林小燕儿。

  庄建宏根本就没慌嘴角一翘显出了得意。

  庄松德的一声断喝,眼见庄建军怔在原地,其余的人,都是小孩子,庄建荣和庄建花没有出来,悠闲的听戏,这场闹剧又继续起来。

  林小燕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也是一个艮人。

  庄建荣的两个弟弟都得了朱明松的点心,他们还没有到成年,还没有学会算计人,算计钱,算计利益。

  没有那么大的心胸,自私的劲头还是较小。

  看着林小燕一遍一遍的自杀表演,假想到流血,大口子、大包,让他们畏缩的站在旮旯看闹剧,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有房子住着还要什么房子,这个女人这样不怕死?真的要死吗?房子比死重要吗?

  两个孩子就想不通了,这一次林小燕可是达到愿望了,没有人阻止她,要做戏也得像,冲劲儿可是不小。

  真的撞到墙上了,她看没人拉她,还是收了劲呢,那也撞上了。

  没有脑浆迸裂,没有红光崩现。

  撞到墙上要弹回来崩出三尺远。

  轰然倒塌,她本来就胖,再加上肚子,简直就有一百八十斤了。

  倒地吱呀怪叫,她不怪叫才怪,摔得疼,肚子疼。

  她表演四遍了,庄建军拉住她三次,这次怎么就没有人拉她?庄松德应该是瞬间妥协。

  怎么他不妥协,还摔了自己:“肚子疼!”她撕心裂肺的一叫,庄建宏速速的上前搀扶她。

  “你!……”林小燕恨恨地咬牙,面目狰狞,疼的,气的。

  心里大骂庄建宏,别人故意不拉她,他怎么就不拉她?真是个蠢货!

  看见别人不救她,他就应该迅速的出手。

  满心的怨毒,满脑子的恨意,恨死庄松德这一家人,几个丫头就在屋里装听不到。

  庄松德不让人拉着,就真的没有人敢拉,庄松德这个坏人实在是该死,他要是死了,自己就把这俩丫头卖掉。

  肚子疼一定是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以为她怀孕,谁都得顾忌她。

  可是没有一个人管她,一个个的心都这么狠!

  早晚都不能让他们得好,一个个的不得好死,林小燕在诅咒庄松德一家人,可是她也没有敢骂出来。

  她连叫着肚子疼,一声不迭一声。

  庄松德气得回了自己的屋子。

  庄母要去看看媳妇,被庄松德一把拽了回来:“你敢去?”庄松德气呼呼的一句话,吓得庄母一个哆嗦,没有敢动,面现焦急,坐立难安的,惶惶的样子,被庄松德一瞪就老实下来。

  庄母对庄松德不敢乱说话,只有忍着,她惦记的是自己的孙子。

  前后屋子,也能听到林小燕的呼声,一生一声的呼痛。

  庄母焦急,就叫庄建荣去看看,庄建荣是个老实的,只有过去看看。

  林小燕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对上庄建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庄建荣对她还是唯唯诺诺的。

  林小燕就不叫唤疼了,对上庄建荣就指桑骂槐起来:“有的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一点儿不为自己家人着想,只顾自己,找了一个有钱的就不管别人死活!哪有这样没有人心的,心思也是太歹毒,这样的人怎么能得好死,亏心事干多了是没有长寿的。”

  喊了半天肚子疼,突然就不疼了,骂人可是挺带劲儿。

  庄建荣被骂得挺尴尬,可是这是一个孕妇,自己不敢跟她较真,她要是出事,岂不是不依不饶的,自己可不是她的对手。

  “嫂子!你没事吧?”庄建荣还是很弱弱的问了她一句。

  “我有事没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过我们死活吗?我们都死了不就正中你的心思?你不就是盼着我死呢!”林小燕真是个胡搅蛮缠的混账女人,就是一个泼妇,一个一点儿理都不讲的母夜叉吗!

  简直不可理喻,庄建荣也是生气,他是不愿意与人争斗的性子,能忍就忍。

  没有听到一句好话,庄建荣也不能甘心受辱,拔腿就要走,才迈了一步,就听林小燕骂道:“败家的丫头,丧门星!赔钱货!不如趁早死去,还能省下口粮给有用的人吃,谁家能养一个寄生虫?穷这样了,也不管家里人死活!”

  两个灵魂的庄建荣立刻被郭兰图压下去,郭兰图大怒,猛然的就对上林小燕:“姓林的,你亏的什么?那是你犯贱看上了庄家的男人,是你上赶着嫁过来,没人求你,你不犯贱怎么不等我小姑你们一起嫁?换亲就是一起嫁,你等不住了积极的嫁给庄建宏,你就是嫁不出去了,离了庄建宏,你能找到庄建宏这样的吗?

  你自己愿意来的,没有人抓着你,你自己占了大便宜,还要得寸进尺得便宜卖乖,你真的很不要脸!

  装着寻死,你们两口子合谋要卖小姑子!你是我什么人?是我妈?还是我小妈儿?大言不惭要钱给你盖新房子?你有什么资格放那个~屁!你觉得亏,你可以赶紧的滚!我们这里不稀罕你!你贱的不舍得走,闹不着新房子你真的活该!是你犯贱!”

  庄建荣一贯的被人欺负,现在这个样子满眼的狠厉,满脸的对着林小燕厌恶,林小燕激灵灵的一阵寒颤。

  好像不认识庄建荣一样,活像见鬼了。

  庄建荣哪有过这样的狰狞,林小燕眼神躲闪,恐惧的表情:“肚子疼!肚子疼!”林小燕立即装神弄鬼,大叫肚子疼,真是挺会装的。

  这就是在威胁庄建荣,郭兰图怎么会怕威胁?

  冷冷的一笑,林小燕又是一哆嗦,心里的寒意涌向四肢百骸,浑身凉透,尖叫一声:“疼死了!”进一步的威胁。

  “你就喊吧,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被吓到,一定会抽羊角风!再喊几天,你就得生下来!”这是诅咒她的孩子早产。

  你骂了别人半天岂能让你白骂,来而不往非礼也,一还一报才是公平。

  林小燕不可置信的庄建荣这样狠厉,她真的没有那个胆子对上庄建荣了,不由的摸摸肚子,肚子里可是有她的儿子。

  满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能制住庄家人让他们跟朱家要钱,谁知道自己的肚子不能要挟庄家人,怎么办?钱不能到手,就是心不甘,让她找了一个好对象,还不让她对家里做点儿贡献?真是没有天理了,老天爷瞎眼,自己怎么就碰不到这样的好事。

  真是亏大发了,想到此林小燕就要豁出去,就要撞死庄建荣。

  如果这孩子掉了,就讹上她,让她掏一千块钱,豁出一个孩子得到一千块钱也是值得。

  郭兰图根据她的眼珠儿乱转,好像知道她想干什么?

  郭兰图怎么会让她给糊上罪名,没有等林小燕下炕,郭兰图已经窜出外地。

  林小燕追在后边,呼喊:“庄建荣你怎么能打我,我是孕妇你怎么下得去手?”林小燕向前冲去,故意摔倒。

  就是要给庄建荣糊上打她的罪名,就是要讹庄建荣。

  她记着庄建荣攮了老三和庄建宏,给庄建荣扣上打了她谁能不信呢,讹上她是一定了。

  林小燕的哭闹马上招来一帮人,窜墙头上看热闹。

  林小燕大哭大嚎,招的人越来越多:“庄建荣打我!我可不了了!我的孩子保不住了!我不能活了,我的孩子没了我可怎么活?”

  林小燕一顿哭嚎,看热闹的人是越来越多。

  纷纷议论:“荣子,你攮强卖你的人是没错,可是你也不能对一个孕妇下手!”

  “真是的,如果孩子糟践了!可是损阴德的事。”

  “这是杀人害命!”因为庄建荣攮要绑她的人,都是信了林小燕的话,认为庄建荣太厉害,太狠了,怎么能见谁就下手?

  议论纷纷都是庄建荣的错,人们就是好事,好似他们多么公平似的,纷纷诋毁庄建荣的狠毒。

  外边已经闹了起来,庄松德两口子率先出来,看到倒地的林小燕,不由的皱眉,院子里也没有台阶和砖石瓦块,她怎么会摔倒呢?荣子怎么会推她?

  这是在诬陷,就是想着要讹荣子,庄母虽然糊涂,也不是没有大脑,简单的一想就知怎么回事。

  庄松德反应得更快,给庄建荣糊上这样一条罪名,败坏庄建荣的名誉。

  庄松德比老婆聪明多了,怎么会识不破林小燕的鬼伎俩,这是非得要把钱讹到手了吧?

  这个作死的女人,她会怎么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