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的绝命爱人 > 第八百三十章

第八百三十章

  李秘书观察了半天,看小白兔快要坚持不住了,就刚想着要不还是过去说一声,放人进去算了,应该也没什么事吧,就接到了程总打来的电话,

  “拦着她,不准她进来,”

  “好的,程总。”

  这下就真的只能亲自出马了,毕竟拦人这种事,他做得多了,实在不信就倒地耍赖抱大腿,反正人贱则无敌,老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他是豁出去的了。

  “不是喊我程小姐了吗,不认识我?”

  程绾绾还在这么僵持着,与其说是僵持,还不如说是程绾绾单方面的调戏。

  “没有,这是程总的吩咐,请程小姐见谅,”

  小白兔从头到尾除了这一句话是没别的了,反正就是一个劲的拦着程绾绾,不让她进去就对了,到后来就是直接抱着她,整个人搂着她了。

  倒也有些可爱。

  “不是喊我程小姐了吗,不认识我?”

  程绾绾还在这么僵持着,与其说是僵持,还不如说是程绾绾单方面的调戏。

  “没有,这是程总的吩咐,请程小姐见谅,”

  小白兔从头到尾除了这一句话是没别的了,反正就是一个劲的拦着程绾绾,不让她进去就对了,到后来就是直接抱着她,整个人搂着她了。

  倒也有些可爱。

  “做什么呢,连我们绾绾小姐都不认识,就随随便便的动手拦着,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粗鲁,”李秘书总是出现的如此的合适宜,让人觉得不合时宜。

  “李秘书,程总吩咐了不准任何人进办公室,这位小姐硬是要闯!”这个小白兔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气呼呼的,脸圆滚滚的,像是受了欺负的学生见到老师的告状。

  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李秘书刚才说的话,好像是提到了“绾绾”这两个字,绾绾,绾绾,又姓程,莫不是,该不会......

  “我不知道你就是程绾绾!”

  小白兔脱口而出,又觉得自己失言了,低着头,

  “哦,不对,是程绾绾小姐,不该直呼你的名字的,对不起,程小姐,是我冒犯了。

  还真是可爱,和外面的妖艳贱货都不一样。

  李秘书看着程绾绾笑出了声,自己也微微敛了嘴角,自己挑人的眼光就是好,以后有福了,就专门派她对付这位祖宗。(会有感情线的哦)

  “还不快去给程小姐倒杯水来,”

  李秘书顺势一说。

  “好的,李秘书,我这就去。”

  小白兔就麻溜的跑了,边走还边回头,不忘看上几眼程绾绾。

  她长得真好看,好有气质,和外面报道的都不一样。

  “哪招来的人?还挺可爱的,”

  程绾绾看着她走近了茶水间,真是可爱了,小小个的,倒是和容颜有几分相似,干干净净,单单纯纯,傻傻呼呼,冒冒失失的,偏生还是个高学历有能力对待工作精明认真的的,你还不能说她傻。

  “刚毕业进公司的,让程小姐见笑了,”

  李秘书顺着看过去,茶水间是半开放的,所以能够看清她在里面的一举一动,笑了笑,这般说道。

  可爱确实可爱,是不会让人觉得作的那种可爱,只能说是恰到好处,让人格外舒服轻松惬意。

  “程小姐,我们找个地坐下,喝喝茶,聊聊天呗,也好久没见了呢,怪想你的,”

  李秘书突然脸色一脸,怪恶心的,一如既往的恶心。也不知道风成当初是怎么把他招进来的,怎么就放在了程南的身边,怎么就留了那么多年。

  要知道,有一个词,叫互补。

  高冷的人总是要厚脸皮的人来收,程绾绾你自己不就是个例子吗,不过好像程小姐对自己一直有个误会,始终觉得自己走的是气质冷艳风。

  “别恶心人了,也别说废话了,你家总裁呢!”

  程绾绾显然并不吃这一套。现在她只想要见到程南,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别说网上的流言,半真半假,夸大其词的,程绾绾尚且可以不去在意,但是今天的发布会,尴尬的就真的是程绾绾了,怕是马上就会有新的头版头条,“程氏千金疑似被抛弃,落荒而逃”。

  “这,程总在里面谈事,”

  李秘书也是为难。

  “我知道,你那个小秘书和我说了,我不进去,可以,你进去告诉程南,让他出来!”

  程绾绾顺势往沙发上一座,翘起了二郎腿。

  “我,我不敢,”

  李秘书也坐了下来,一脸委屈的样子。

  他确实不敢。

  程总,莫副总,包括程绾绾,都是他惹不起的主,还都是阴晴不定的主,他能怎么办呢,还偏偏尴尬的时候都有他,要不是这份工作工资可人,他才不乐意呢!

  而且他也怕自己前脚从风成辞职,后脚就消失在秘书界了,那不是得不偿失。

  至少身为程总的贴身秘书,福利还是相当多的。

  “你有什么不敢的,李秘书可是程总身边的贴身秘书,贴心人,”

  程绾绾斜眼看着李秘书,接过了小秘书送来的茶水,喝了一口,

  “怕是平日里,偷偷和程总谋算着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

  那语气对着李秘书,就像是,古时候,皇帝身边的太监,后妃都是要好好巴结的。

  “瞧程小姐这话说的,我真的不敢,”

  李秘书一下子就怂了。

  他算是明白了,不管是程总,莫副总,还是程绾绾,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笑得都十分的阴险。

  “......”

  “莫副总在里面,我是真的不敢进去,”

  李秘书攥着沙发一角,一脸无奈。

  “莫毅琛?”

  程绾绾挑眉,捏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然后放到了桌子上。

  “恩恩。”

  李秘书拼命地点点头。

  要不是莫副总来了,程总早去发布会了,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多事,在这里和程绾绾周旋了。

  “他怎么来了?”

  程绾绾漫不经心的问道,但眼神却是出卖了她的。

  “不知道,肯定是有事呗,不然也不会来找程总,反正每次他一来找程总,准没好事,刚才在里面差点”

  李秘书随口说着,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连忙收了口,

  “也没什么,莫总的个性,程小姐应该比我清楚,”

  上司的闲话,可是不能随便议论的,还好,对方是程绾绾,程小姐从不屑于背后戳人脊梁骨。

  “莫毅琛,我可不清楚,谁知道他身体里都装着些什么肮脏龌龊没良心的东西,”

  程绾绾抬手重新拿起来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又喝了一口。

  是的,莫毅琛这个人,城府太深,又藏得太多,还心狠绝情,程绾绾不清楚,也不想去清楚。

  如果他不是程南的好友,容颜喜欢的人,程绾绾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和这样的人有哪怕一丁点的交集。

  简直就是人格问题么。

  “哦哦,程总也不是故意不去发布会的,你看,确实是有要紧事,程小姐喝茶,喝茶,应该很快就谈完了,”

  李秘书知道程绾绾已经不生气了,就开始和她唠起了嗑来,语气也放松了一点,毕竟程小姐也不是惯会无理取闹的人。

  只是另一边的办公室,气氛可没有丝毫的缓和与融洽。

  莫毅琛走到垂着头坐在沙发上的程南身边,一只手搭在程南的肩上,情绪稍缓的说道,

  “程南,我知道,两年的时间,有点久,毕竟是两年的陪伴,朝夕相处,会产生感情,是正常的,你不舍得,不忍心,不适应,也是能理解的,”

  那只手也不自觉的用了用力,莫毅琛变了脸色,变了语气,依然是刚才那个充满戾气的莫毅琛。

  “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整整十五年,十五年的恨,十五年的噩梦,是时候了结了。”

  是的,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彻彻底底的了断。

  莫毅琛看着这个男人,既心疼又生气,然后望向了窗外,很快就会过去,一切都会过去了,马上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而你我的伤痛也终会愈合的。

  可究竟怎么样才算是彻底,又有谁知道呢,谁能保证这不是一个噩梦的结束之后可怕的开端。

  莫毅琛见程南久久的不开口说话,走了几步,继续说着,

  “我知道你会怪我,可如果没有我设计程绾绾出事的丑闻,程树森怎么会想起他还有一个女儿被他逐出了境,怎么会想着用他的私生女,转移视线,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从风口浪尖出救回来呢,”

  是的,莫毅琛口中的私生女,就是赵曼。

  她是程树森和别的女人的生的孩子,程南的初恋女友,莫毅琛的心上人,后来被程树森的人以留学读书的名义送出了国,一直呆在美国。

  外界流传的版本是,两年前,程绾绾刚刚回国,偶然遇上了程南,并且爱上了他,而作为程南大学时的初恋女友的赵曼,因为没有身份地位,被程大小姐嫉恨,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就把人强行弄出了国。

  然而事实是,他们大学的时候确实在一起过,有过一段情,姑且算是美好吧,毕竟初恋都是美好的,可是遇上程绾绾的程南已经是单身,所以程绾绾是正大光明的同他在一起的。

  至于赵曼为什么被送出了国,这是程树森的决定,程绾绾也是事后才知道的,虽然程绾绾也不清楚,为什么爸爸要把赵曼送出国专门找人监视着。

  虽然赵曼是程树森的私生女,可程绾绾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是没有特地的仇啊怨啊和不满的,毕竟也不相识,能谈得上多大的感情。对程绾绾而言,赵曼的存在,不过就是程氏多了一个人,就算让她认了祖改了姓,不过也就是程家多了一个小姐,对她的生活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事实证明,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她的道理的。

  这个赵曼的存在,并没有程绾绾想的那么简单,或者换句话说,赵曼从不是个简单的人,要的也从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她要的是整个程家,整个程家的覆灭。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话再说回来。

  程绾绾不知道程南对赵曼的感情有多深多可贵,因为程南几乎从来没有提起过赵曼,就连喝醉酒程绾绾故意试探的时候,也不曾有过,程南不提,程绾绾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可是能够肯定的是,莫毅琛对赵曼,是很深很深的执念,不然也不会明知道赵曼爱得是别人,对方还是自己的兄弟,还一往情深的付出与陪伴。

  这也是程绾绾最看不上莫毅琛的一点,爱就要,不爱就放手。

  一不敢争取,二不敢放手,看似冷硬傲慢,实则懦弱不堪。

  莫毅琛转了转戴在手上的戒指,看着相框上的程绾绾,依然笑得天真,讥诮的笑了一声,

  “你看,这就是为人父的天真,明知道根本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可还是愿意去试,他对程绾绾越好,我就越替曼曼不值得!替她觉得委屈!”

  莫毅琛只要提起赵曼,就控制不了自己。

  很多时候,程绾绾,也只是单纯的以为莫毅琛对赵曼爱到了骨子里,割舍不掉,为她痴狂,做出很多违背原则的事情,后来程绾绾才明白,到底不过是心底一个得不到与曾失去的心底的一份执念,而赵曼只是恰好存在了那个时候,被那个时候疯狂想要一根稻草与情感宣泄和寄托并且转移的莫毅琛遇上了,所以是不是赵曼一点也不重要。

  赵曼于他,更多的只是一个名字,一个恰到好处的存在,并不是这个人。

  后来的程绾绾知道了所有真相,经历了很多事情,开始可怜起这个男人,无关同情,只是可怜。

  “你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这个时候,李秘书扣门进来了。

  “程总,莫副总,程小姐已经在外面等你很久了,”

  是的,程绾绾已经又等了半个小时了,茶都换了好几杯了。

  李秘书的视角只是看见,莫毅琛附在程南的耳朵边,说了些什么,他家程总的抬起头的瞳孔,突然放大了,眼睛中有少有的慌张。

  然后莫毅琛整了整西装外套,从办公室门前停留的时候,李秘书和坐在沙发一处的程南,都能清楚的听见他说的话。

  “希望你不要让我和曼曼等太久。”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