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690章? ? 逐客令

第690章? ? 逐客令

  苏葙影这时进来,见欧阳寒在这里,淡淡的打着招呼。

  “寒少……”

  欧阳寒垂下手臂,看看里面的离甜。

  “快点进去吧,他们都在等你。”

  苏葙影后退一步,朝欧阳寒点头走进去。

  幼敏撑起下颚,无力的问。

  “你在和谁说话呢?还在忙吗?”

  欧阳寒拉开领带,看着里面离甜带笑的神情,心中不禁黯然。

  “苏葙影来接离甜,打个招呼。事情已经结束了,我马上就回。”

  听到欧阳寒的马上就回,幼敏高兴的说。

  “嗯。”

  欧阳寒在苏葙影身旁站定,抱歉地说到。

  “不好意思,各位。家里有些事情,我就不在这里多呆了,改日我再向各位赔罪。”

  罗悕在站起身。

  “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要办,就不多留了。”

  知道是因为幼敏的缘故,没多加挽留。

  “嗯,今天麻烦寒哥了……悕在哥,告诉妈,我明天再去看她。”

  罗悕在揉揉离甜的额头,道。

  “好,早点回去休息,我们先回去了。”

  欧阳寒退一步,转身离去。

  看着已经走远的欧阳寒罗悕在,张佑羽对高樱雪使个眼色,说道。

  “那什么,葙影。你和离甜先聊着,我和樱雪还有点事,就不妨碍你们了,明天见。”

  说完拉着高樱雪跑出去了。

  离甜有些茫然的看着又要走的两人。

  “樱……”

  高樱雪扭头对离甜说道。

  “不好意思,离甜。我先回去了。”

  苏葙影搂住离甜的肩,痞痞的笑道。

  “既然他们不想打扰我们,那我们回去吧。”

  离甜耸肩,摸摸肚子问。

  “吃晚饭没?”

  苏葙影挑眉,看看捂着肚子的离甜。

  “还没呢,想吃什么?”

  拉开车门,让离甜进去。

  离甜系着安全带。

  “随便什么都好。”

  幼敏趴在窗台看着大门,不时在窗台上画着圈圈。一道亮光在门外亮起来,幼敏高兴的跑出去。

  欧阳寒刚下车,幼敏扑到他的怀中。

  “寒哥你回来啦,我们走吧。”

  欧阳寒拉住要上车的幼敏。

  “和齐妈说了没?”

  幼敏求救的眼神飘向罗悕在,摇头。

  “爸爸在忙,不准我打扰。妈妈在邻居家打牌,没来的及。”

  这个刁蛮又古灵精怪的表妹,也有了自己的归宿。罗悕在你呢?你的另一半在哪里?想起离甜,不禁黯然。

  看着幼敏难得乖巧的模样,忍不住笑道。

  “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小姨那里我来说就是。”

  幼敏高兴的点点头,拉开副驾驶坐。

  “谢谢悕在哥。”

  罗悕在嘴角带着笑意,眼眸中却有着挥之不去的落寞。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快点回去吧。”

  欧阳寒看了一眼已经坐在车上的幼敏,拍拍罗悕在的胳膊。

  “我们是一家人了,不是吗?”

  轻捶一下欧阳寒的胸口,点头朝幼敏努努嘴。

  “即然是一家人了,就别惯着她,省得到时无法无天。”

  听到他们的对话,幼敏在车里不满的叫嚷。

  “我那有,悕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我。”

  罗悕在后退一步,让欧阳寒上车。

  “好好好,你没有,是我错了。”

  欧阳寒发动车子,落下车窗。

  “早点休息。”

  从厨房端着一杯水回到卧室,想起与韩允株的约会。拿出一套米色休闲服,走进浴室。

  罗悕在收拾好从浴室出来,清爽的面容以及剪裁合身的衣着,无不彰显着贵族气息。

  离甜苏葙影两人打打闹闹的关上门,开灯却看到沙发上的李娜菲,吓离甜一跳。

  “啊……”

  苏葙影拍拍离甜抱着他胳膊的手。

  “怎么了?”

  离甜用眼神示意苏葙影那边沙发上有个人。

  随着离甜的眼光看过去,看到李娜菲神色一变,不过随即掩藏起来,冷冷的问。

  “有什么事吗?娜菲阿姨。”

  李娜菲撑着额头半靠在沙发上,揉揉额角起身来到苏葙影离甜面前。

  “我来看看你。”

  苏葙影后退躲过李娜菲摸他脸颊的手,面部表情僵硬的没有一丝情绪。

  “现在看也看过了,娜菲阿姨回去吧。”

  没有理苏葙影的话,看向离甜。眼神中多了一些阴郁、狠戾,周身散发出噬人的冷酷。

  “葙影,这位小姐是?”

  苏葙影把离甜拉到身后,声音冷到可以瞬间将人冻僵。

  “这是我女朋友,齐离甜。”

  离甜握着苏葙影的手紧了紧,示意他不用担心。

  “伯母您好,我是齐离甜,您可以叫我离甜。”

  李娜菲狠狠的盯着离甜,问苏葙影。

  “葙影,你想玩。我不反对,但是不可以当真!像齐小姐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你。”

  听到李娜菲的话后,离甜后退一步,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娜菲。

  这样的女孩子,我一不拜金二不靠别人三不堕落,她为什么要这样说我。难道只因为我……自妈妈走后我一个人坚持到现在,换来的这能是这样吗?

  苏葙影半抱着离甜,冷冷的下逐客令。

  “真是不好意思,娜菲阿姨。这是我的事,不需要您来操心。不送!”

  说完苏葙影搂着离甜向里面走去。

  离甜对苏葙影摇摇头,叫他不要这样子。

  回到李娜菲身旁,冷冷的说道。

  “伯母,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您说出来,我可以改。但是不要用‘这样女孩子’这种近乎侮辱的话,来伤害我。我和葙影在一起是因为我爱葙影,而不是因为别的。”

  李娜菲转身迎上离甜坚决的眼眸。

  “哼爱,你懂什么是爱。爱不是简单的一句两句话说出来,而是要站在葙影的身后来帮助他、呵护他。家庭、事业等等,而不是靠他来养!”

  离甜踉跄的险些跌倒,扶上身后的沙发,震惊的看着李娜菲。

  是啊,离甜。你现在吃的用的都是苏葙影给予的,和‘养’有什么区别吗?她说的对爱葙影就要在事业家庭等等,面面聚到的帮助他,而不是让他就这样养着!

  苏葙影快步来到离甜身边,搂着她吼道,低沉的嗓音透着危险的气息。

  “够了,离甜她不是你说的那种女孩子。如果你是来做客的我们欢迎,如若不然……娜菲阿姨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不顾我们‘母子’亲情!”

  苏葙影弯腰打横抱起离甜,丢下李娜菲快步离开客厅。

  离寞,罗悕在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上一次的那个包间。

  见韩允株喝着‘闷酒’坐到她旁边。

  “抱歉,我来晚了。”

  韩允株为罗悕在倒一杯酒,放到他面前。

  “那就要罚,罚三杯。”

  罗悕在爽快的答应,拿起酒杯喝干杯中的酒。见她心情不是很好,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关心的问。

  “怎么了?”

  韩允株为他倒小半杯酒,摇头笑道。

  “没什么,来之前被不知趣的人,坏了心情。”

  罗悕在伸手对韩允株示意,喝掉杯中的酒。

  “既然不知趣,你还为他她生什么气。这不是拿别人的过错,强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痛苦吗?”

  韩允株往罗悕在身旁挪挪,给他倒上第三杯,与他碰杯。

  “说得对!来,我们喝酒。”

  罗悕在见韩允株,不再为她说的那件事困扰。靠在沙发上,握着杯子的手放在腿上。

  “这才是我认识的韩允株……找我有什么事吗?”

  扭头看一眼半躺在沙发上的罗悕在,摇晃着杯子望着杯子里晃动的液体。

  “罗悕在,我为我那天早上过激的行为向你道歉。”

  坐正身子,在韩允株杯子上碰了一下。

  “呵呵,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韩允株轻抿一口杯中黄色的液体,继续摇晃着。

  “你不介意就好。”

  苏葙影把离甜放在床上,蹲在离甜身边。握着她的手,为擦着她的眼泪。

  “宝贝,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继母会来的,她不是有意的。她只是在为我担心,说的话难听一点,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离甜把手从苏葙影手中抽出来,抚摸着这张令她着迷的脸。

  “伯母说得对,现在的我是要靠你来养的!”

  苏葙影坐到离甜身旁,把她抱在怀中。

  “不是的,我的宝贝这么棒,怎么会要我来养呢,你不是要工作吗?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工作,好让她不能再说我们!”

  离甜摇头,擦掉流出来的眼泪。

  “算了,过几天我还是回去好了,爸爸也有让我留在齐氏的打算。”

  “宝贝不要离开我,我不知道她会这么说的。”

  推开苏葙影,离甜起身准备离开。

  “没关系,长辈既然这么说,想必我有些地方做得不足,你没必要这么紧张的,早点睡吧。”

  苏葙影拉住离甜的手,试图阻止她离开。

  “宝贝,留……”

  拿开苏葙影的手,扭头说道。

  “我先回房间了,你早点睡吧。”

  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苏葙影懊恼的捶打一下床沿。手肘撑在膝盖上支着额头。

  浴室,袅袅的烟雾慢慢的从浴缸里散发出来,如在晨间的山林中。看着是那么的不真实,犹如在虚幻的森林中找不到路的方向。

  泡在浴缸里,离甜低头看着水面发呆。

  想着李娜菲的话,泪水不由自主的从眼角跌落。流到嘴角淡淡的苦涩,充斥在心头。

  苏葙影脱掉身上的浴袍,进入浴缸为离甜洗澡。

  “宝贝,我们结婚吧。”

  靠在苏葙影怀里,离甜摇摇头。

  “过阵子再说吧,等你娜菲阿姨答应了吧,毕竟她是你的母亲。”

  让离甜坐在自己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往离甜身上撩着水。

  “名义上她是继母,私下里我却不承认。我结婚她是做不了主的!”

  搂着苏葙影的腰,在他颈间蹭了蹭说。

  “葙影,既然娜菲阿姨与伯父已经结婚多年,现在伯父已经不在了。她为的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我想即使伯父还在,他也不会希望你和娜菲阿姨闹僵。更何况现在伯父已经不在了,不要为了一些小事和家人闹别扭。那样不值得,有句话说的好,金刚怒目不及菩萨低眉恕,你何不学一学菩萨,抱着宽恕的心态来看待你与娜菲阿姨的事情。”

  宽恕?那妈妈的死与哥哥的失踪,也要我宽恕吗?离甜说的不无道理,可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为了让离甜放心,苏葙影点头应到。

  “我知道了。既然要宽恕,那宝贝就不要生气了,要不然会长皱纹的!”

  轻打苏葙影的胸膛,嘟起嘴巴哼道。

  “谁说我生气啦,我有说我生气吗?你这是做什么,哄我吗?我有叫你哄吗?你走啦,不要在这里自作多情了。哼……”

  放开离甜,苏葙影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异常‘痛苦’。

  “啊好痛。”

  听到苏葙影喊痛,离甜急忙拿开苏葙影捂在胸口的手,盯着他的胸口问。

  “哪里痛?要不要紧?”

  苏葙影指指心窝。

  “这里……”

  若心阁。

  幼敏跟着欧阳寒来到二楼欧阳寒的房间门口。

  欧阳寒转身对身后的幼敏说道。

  “早点睡,有些资料没看完,我去看看。就不陪你了,我在书房,有事记得叫我。”

  幼敏叫住要回卧室的欧阳寒。

  “寒哥,你说会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是真的吗?”

  欧阳寒转身望着幼敏热切的眼神,不忍她伤心点头答应。

  “嗯。”

  幼敏高兴的跳到欧阳寒身上,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哦……寒哥答应了。”

  欧阳寒怕幼敏掉下来,急忙抱住她。

  “好啦,快点下来吧。”

  幼敏紧紧搂住欧阳寒的脖子,摇头。

  “我不要,我现在就要赖在你身边。”

  欧阳寒拍拍幼敏的背,示意她下来。

  “我要工作的。”

  幼敏靠在欧阳寒肩头,使劲摇头。

  “我不要,我陪你啊。我保证,绝对不打扰你。”

  无奈欧阳寒抱着幼敏回到他的卧室。

  梁子宁躲在转角处,看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转身靠在墙壁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把幼敏放到床上让她做好。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幼敏把挎包去掉,脱下外套。靠在床头上,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看着电视。

  “哦,好。”

  欧阳寒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白色休闲服,去浴室梳洗。

  幼敏的手机在包包里不停地响着,拿出电话看到是梁子宁,幼敏犹豫一下接通电话。

  “子宁哥。”

  梁子宁倚在墙角,将自己隐没在黑暗之中。

  “幼敏,有事吗?一起出来喝一杯?在家吗,要不要我去接你?”

  幼敏扭头看看浴室,拒绝梁子宁。

  “真是不好意思,爸爸要我看齐氏的资料,就不去了。”

  梁子宁把头埋在双腿间。

  “没关系,工作要紧,有机会再聚也是一样的。”

  听到浴室的水声停止,幼敏急忙说道。

  “不说了,子宁哥。我去看资料了,拜拜。”

  挂上电话,梁子宁倚着墙坐了一会。起身离去,背影有着说不出的落寞与苍凉。

  梳洗过后,欧阳寒焕然一新的从浴室出来。见幼敏正在往包包里装手机,随意的问。

  “有什么事吗?”

  幼敏摇头否认,赶忙装好。

  “啊没有。”

  欧阳寒看了浴室一眼,问。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请大家收藏: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