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奥林匹克 > 第843回 喜欢篮球

第843回 喜欢篮球

  丽丽最先掏出自己仅剩的钱放在了手心,叮叮当当的却也只有几枚硬币而已,中向俯下身看了一眼,叹气一声后直起身子,连眼睑也耷拉了下来:“回去吧。”

  丽丽不免也有些失落和歉意,她看了看走在她前面的的几个少年的背影,侧了侧脸,亦步亦趋慢慢地跟上他们。她本想在这场比赛胜利以后,至少让少年们好好的庆祝一番。

  正当丽丽还沉浸在失望的过程时,忽然一辆卡车从丽丽的眼前呼啸而过,带起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但她并不在意这些,卡车上面写着的“牛排免费”令她忍不住睁大了双眸。

  “给我慢着——”沉默只持续了一秒,丽丽立马抓起自己胸前的口哨猛地吹了一口,成功拦住了少年们的步伐,她露齿甜甜地一笑,“没关系,我们去吃大餐吧!吃肉!”

  少年们无疑是怔在了原地,他们总是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丽丽没有管他们的反应,一蹦一跳地走在了最前面,大约过了十分钟,少年们一脸木然地看着眼前的大份牛排。

  “不要客气,尽管吃吧!”丽丽撑着下巴,微笑着说。“尽管吃……这让人怎么吃啊!”中向扶额,“太过头了吧,要是吃不完怎么办?”

  “你说什么?”丽丽歪头一笑,拳头捏的喀吧喀吧响,“你说什么?”

  郎月月无措地望着眼前的牛排,大概吃了五分之一,她再也吃不下了。她拿起餐巾,很自然的擦干净嘴角边的油渍,然后站起身。

  “郎月月,你要喝水吗?”中向切了一块牛排放在嘴里,然后含糊不清地问道。

  “不,抱歉,”郎月月放下餐巾,眼底毫无波澜,重新把刀叉放回一开始的位置,又捂了捂已经吃撑了的肚子,皱了皱眉,“我投降了。”言毕,她将椅子推回桌子下,走出了餐厅,听见的只有里面传来痛苦的哀嚎。

  只是没想到,刚走出餐厅,就见强有义坐在行人道的栏杆上,两条长腿慵懒的搭在了一起,他换上了海常的西装式校服,和运动服时候的感觉不同,充满着清爽干净的感觉,夕阳几乎与他的身形融为了一体,他维持着与郎月月打招呼的姿势,呼吸浅浅,唇角笑容不变。

  “强有义……”

  “哟,不聊一聊吗?”强有义轻声地说,“小郎月月。”

  强有义带着郎月月来到一个街头篮球场的附近,一路上都是缄口无语,却也没有尴尬之意,去到的时候,孩子们都已经回家了,只有寥寥几个初中生还在篮球场里打篮球。

  “好久没有像这样聊了呢,”强有义走在前面,手中托着一个附近捡来的篮球,打破了寂静,“小郎月月的伤……不要紧吧?”

  “嗯,不要紧。”郎月月说。

  “你说什么……”强有义加快了脚步,一步两步走到了公园长椅边,放下书包,直接地双脚立在了坐的位置上,然后坐在了椅背的边缘处,双手托着篮球搁在胸下位置,“是吗,对不起。话说,我刚才见到小张述彩了。”

  郎月月脑海里闪过记忆中的那个绿发眼镜少年。“嗯,那家伙很生气呢,”强有义轻轻一笑,双手随意地转动着篮球,“但是也不肯来跟你说话,你知道的,他一脸傲娇说是跟你合不来。”

  “生气?”郎月月说,“但其实我也不擅长对付他。”“啊,说的也是呢,”强有义将篮球放在了一边,托住了下巴,金棕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郎月月,“不过他那左手真不是盖的,尤其是巨蟹座运气最好的时候。”

  郎月月低头浅浅一笑,平静地继续自己的沉默。“今天小张述彩也只是过来看看而已的,”强有义身子往后倾了倾,双手撑在了椅背边缘处。话语一顿,很无奈地盯着呈现出橘红色的天空,“话说回来,今天还真的是够倒霉的了,被小郎月月甩了,比赛也输了,高中生活一开始就那么倒霉啊……”

  “请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郎月月阻止道,她抿了抿嘴,又说,“如果是强有义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

  “哈哈……”强有义笑了几声,又拿起篮球然后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身子向后倾得更加厉害,并且一双长腿在半空中晃悠着,“虽然知道自己不行啦,不过我还是很认真过的啊……”

  “很危险的。”郎月月说。

  “对篮球是,对小郎月月,也是啊。”强有义的语气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仰着头的表情看不清,唯独能看见他唇角扬起的笑。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秒针一点一点的旋转着,沉默像是永无休止一般。

  “什么意思?”郎月月问。

  强有义头部抬起,篮球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滚落在了水泥地上,咕噜咕噜滚出好远,他嘴角一弯,从长椅上轻轻松松跳了下来,稳稳当当的站在地上,然后跑到了郎月月的跟前。

  强有义的脸似乎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模糊,修长的身躯挡住了郎月月整个人。

  “当然是说,认真地喜欢篮球……”

  “认真地喜欢,小郎月月。”

  “对不起……”

  沉默片刻,郎月月低声道。她的声音很轻,轻到似乎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够听见,她稍稍抬眼看了看强有义的表情,就知道他也听见了。

  强有义的眼神染上了些许失落感,他很努力的想扯出一个笑容,但却比哭还要难看,即使是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在意的强有义,在被喜欢的人正面拒绝的时候是不可能高兴得起来的。

  “什么嘛,小郎月月,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强有义强颜欢笑,他尝试着去正视郎月月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说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鼓起这个勇气。

  “嘛,不要跟我道歉啊,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就算被拒绝了也好,我是不会放弃的。说起来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向你正式的告白天天吧……”

  “嗯……是吗。”郎月月垂下眸,不言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