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可以残肢断骨,可以血染星空!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可以残肢断骨,可以血染星空!

  血界,始祖湖!

  这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所在,令敖战难以抑制地失态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穿过了一口黑洞,居然来到了血族大界,更进入了这处号称血族祖地的所在。

  始祖湖,起源已经不可考,传闻可以追溯到遥远的上古蛮荒年间,甚至更为久远的岁月,这里诞生了第一位血族,也是第一位血族皇者的孕生之地。

  关于始祖湖的种种传说,在诸天流传,在人界也有很多的记载。

  而不论是何种传说,有一点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在始祖湖中,孕育出的,都是血族的至强血脉。

  有别于大多数族群,血族所契合的黑暗血道,最注重血脉传承,除了开天境大能的兵血,轮回圣者的将血,无上强者的王血后裔之外,也唯有从始祖湖中孕育而出的血脉,可以先天被赋予强大的血脉,甚至无上体质。

  苏乞年三人相视一眼,毫无疑问,他们来到了血族重地,甚至可以说是起源之地,说是偷渡也不为过。

  最重要的是,因为各自拥有的武印,他们可以清晰把握来路的黑洞所在,虽然说步入黑洞,可能有很多个出口,但逆向而行,只可能回到星空武道大会。

  敖战深吸一口气,就露出坚定之色,既然来到了这始祖湖,就不能空手而归,遑论血族这样的黑暗种族,漫长岁月以来,给人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这样的重地,若能窥见一二,不说利在千秋,至少能够摸清底细……死去的人实在太多了。

  苏乞年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沉重,关于浩瀚星空的人族,漫长岁月以来的斗争史,这些年来,他也了解了很多,不是人族足够强大,可以以一族之力抗衡诸族,而是不得不如此,兆亿计的族人需要守护,多少先贤染血,战骨不存,就是为了不再沦为血食。

  和平,是一代又一代的先辈,用汇聚成江海,依然灼烈不熄的战血,堆积成山脉,依然铿锵铮鸣的战骨换来的。

  虽然他与刘清蝉来自后世,但另一个时空的地球的宁定,何尝不是这个时空的众多人族先辈换来的。

  所以不论此后的岁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论历史的走向到底如何,既然身在这个时代,他们也是人族千千万万的子民之一,可以残肢断骨,可以血染星空。

  他也明白了为何刘清蝉坚持以三分之一时光之心与他共振,指引他来到这里。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一位骨子里的高傲。

  ……

  半炷香后。

  三人行走在始祖湖上,这片血色的湖面波澜不惊,像是血珀般平静,湖面上有着一条条暗红色的垄道,血气氤氲,看上去朦胧而妖异。

  这些垄道很长,彼此交织,苏乞年三人行走在上面,却像是踩踏在神铁之上,坚固无比。

  他们在观察这片历来神秘无比的血族始祖湖,就算是在古往今来最艰难的皇战中,这片血族祖地也没有彻底曝露在诸族的目光下。

  “湖里有东西!”

  苏乞年双目熠熠生辉,像是两轮神日高悬,光明道下,这片黑暗与血交织的湖底之景一览无余。

  那是一颗颗血胎,数量不是很多,眼前这处里许方圆的湖面,只有不过十余颗,但每一颗都仿佛拥有呼吸一般,甚至可以听到其中发出的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尚未出生,那股气息就足以媲美人族炼血境的战兵。

  “好强的血脉!”

  敖战动容,对于一般的人族而言,需要长到五岁左右,筋骨初成,才能开始修行,此前只能以草药与肉食孕养,而如眼前的血胎一般,尚未出世,就拥有堪比炼血境的血气,通常而言,唯有开天境的兵血后裔才有这种资质。

  虽然修行路上,血脉资质平凡者中也有惊采绝艳之辈,一路扶摇而上,打入无上之境,乃至证道成皇,但更多的,还是血脉资质强盛者,更容易臻至修行深处。

  “等等,这些血胎下是……”

  敖战瞳孔骤然间收缩,他分明看到,在那一颗颗血胎之下,堆满了骨骸,铺满了湖底,不知道有多深。

  这些骸骨气息强弱不同,但生前都至少是辟地境的存在,有的已经散失了活性,大多数依然残留有部分生机,此时流溢出丝丝缕缕的精气,被十余颗血胎汲取,成为养分。

  很快,敖战的脸色就变得阴沉下来,甚至就算是刘清蝉,一向清冷的面容也浮现出几分清晰的冷意。

  因为这些骸骨中,近乎九成,都是来自人族,还有一些诸族的尸骸,也就是说,仅是他们眼前的这处湖底,就埋葬了了不知道多少具人族高手的尸骨,其中一些已经临近腐朽,不知道已经在湖底浸泡了多少年,遑论湖底更深处,还不知道堆积有多深。

  “该死的血族!”

  敖战低吼一声,而后毫不犹豫地出手,他出掌如刀,迸发出银灿灿的虚空刀芒,无声无息,将湖底孕育的十余颗血胎绞碎。

  始祖湖太大了,三人行走在垄道上,愈往深处,三人的脸色就愈发沉重且冰冷。

  这始祖湖,更像是以垄道为界,划分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孕育之地,有的孕育之地血胎锋芒四溢,竟是以无数剑道高手的尸首孕养,有的孕育之地灼烈如火,孕养的血胎也像是火球一般,但阴暗的血腥本源不改,还有的湖底,竟有几具数十丈高的巨人尸骸,气息炽烈,如太阳一般,孕育的数十颗血胎,几乎全部都枯萎了,只剩下一颗还透露出强有力的心跳声,一股莫名的气韵散溢,血腥与至阳之力并存。

  “这……是在人为地缔造后天无上体质!”

  敖战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太惊人了,这些血族到底想做什么,这始祖湖,简直就是一个血族强者的诞生地。

  而在苏乞年与刘清蝉看来,用后世的术语来表达,这里不仅仅是血族强者的孕生之地,更像是一片片试验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