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来到这个年代 > 第1284章 被爷爷算计了

第1284章 被爷爷算计了

  趁着齐景年去放热水,被关平安纠缠得无可奈何的关天佑抵不过自家妹妹的撒娇功力,含糊地漏了几句。

  关平安歪着脑袋转了转眼珠子,很快的,她就看着天佑捂嘴闷笑不已。

  “你还笑?”

  当然。

  这才是咱们姥爷。

  奇怪吗?

  没啥好奇怪的。

  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

  “我不是笑这点,你咋就不想想爷爷他干啥恰恰好等你过来就提起这些话题?爷爷要是真不想让咱们知道。

  他不会临睡前再说,要不就明早晨练再说?哥哥,我可以百分百肯定,你和姥爷都被爷爷算计了。”

  算计了……算计了……关天佑眨了眨眼,“算计我干啥?爷爷他完全可以跟我直说不是?我还不听他的?”

  “有些事情直说怕咱们不信,还费口舌。由你‘亲耳所言’,我会深信不疑。”关平安拍了拍他胳膊,“无须气馁哈。等咱们兄妹俩到了爷爷这个年龄,你肯定也是老狐狸里面的老祖宗。”

  “你很高兴?”

  “……我还猜到爷爷想咱们过后告诉咱娘,你会说吗?我肯定不会说的。好不好的,有姥爷才有咱娘。”

  关平安说着顿了一下,“连奶奶,为爹爹,咱们都选择了原谅,何况是一向待咱们不薄的姥爷姥姥。”

  关天佑摸了摸妹妹的脑袋。

  他心地善良的傻妹妹。

  “别往自个心里扎针。你就想姥爷总没有要求爷爷看在咱们家的份上为表哥他们谋划前程,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

  “你再想一想这次是老舅来,而不是咱们那些表哥,心里是不是舒服多了?你再想一想今晚咱娘的笑声。”

  关平安一说完,留下蹙眉沉思的天佑,她自己则抱着换洗衣服就去找卫生间,朝齐景年扬了扬下巴。

  你滴,可以出去了,热水还用得了你放?

  哼~

  还想温水煮青蛙,你也得瞅瞅青蛙要不要让你占地盘不是?呸呸呸,什么破比喻,她才不是青蛙呢。

  齐景年看着跟防狼似的防着自己的关平安,无语摇头:“我往木桶里放了防止生痱子的药粉,你多泡会儿。”

  “哎呦喂,咱们家现在可堪比医药世家呀。快去吧,外头还有一位百思不得其解的少年再等你去解惑。”

  齐景年没好气地呼噜一把她脑袋,“你就皮吧。别泡太久,十分钟足够,洗好了上西屋,我给你擦头发。”

  你咋知道我要洗头的?为了让他尽快出去,关平安终究没问出这一句话。等他一个转身出去,她立马闩上门栓。

  随即,关平安偷偷地吐了口长气。不行了,穆休这坏家伙现在是真的开始一步步朝她得寸进尺。

  上次是冬天,他往锅炉加煤顺便调热水。

  现在可是夏天?

  刚刚幸好是她哥在,这要万一换个人见他替她放热水,哪怕她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西屋书房。

  听完天佑东一句,西一句,齐景年知道这算盘珠子肯定还有话没说完,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没错,关关说对了。”

  “妹妹听不到,你现在完全可以说真话。”

  “……你以为我在讨好关关?”

  你老兄难道不是?

  关天佑果断摇头。当然他脸上笑容要是收敛一些会显得更为真实,更有诚意。“哥,别玩儿了。你确定?”

  “不敢说百分百,百分之九十还是有把握的。”齐景年拿起榻上的靠枕,“你坐对面,我先躺一下。”

  “你又想睡着喊不醒?”

  “关天佑!”

  关天佑挖了挖自己左耳,“干啥,上个周末不就是我喊你都喊不醒,不然这里多出一张竹床干啥?”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想揍你。”

  “呵,你就偷乐吧。要不是兄弟帮你,我妹妹早就踢你出门。我说你请师傅过来修整后院就是有目的的吧?”

  躺倒榻上的齐景年眼皮子都不撩一下,“当然,我的目标就是让关关吃好喝好,休息好,还带开心自在,”

  听他这么一说,关天佑倒是不好再调侃他。实在是这家伙脸皮太厚,摆明了架势——我要定了你妹妹。

  简直让人心塞死。

  “不分析梅爷爷用意了?”

  分析什么?

  要想再分析,他必须要将今晚听到的话从头到尾一字不落说完。何况安安明显就不想他卷入其中。

  关天佑摆摆手,“没必要,不忘初心就行。”

  “你的初心是什么?”

  “不是说过了?”

  “你一年改一次。”

  “你倒归纳起来啊。”

  “……都说外甥像舅。”之前陪关关在东厢房,我出来时恰巧听到你老舅在敲打妹夫。“其实你和你老舅很像。”

  “瞎扯。我还听说侄女随姑呢,你看安安有哪一点随了老姑?她真要随了老姑,还能如此优秀?”

  哟,齐景年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他要说和关世叔有几分肖似的关欢喜错眼看还是有几分和侄女相似?

  可这气质和神韵早已不是一回事。关关真要说起来……齐景年突然坐起来看着天佑一张脸不语。

  关天佑摸了摸自己的脸,“嗯?”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兄妹俩人,你们俩还不大相似。现在倒反而越来越像,你现在除了这,这,倒是和爹他越来越像。”

  关天佑照着他指的地方,往脸上又摸了摸,语气带着迟疑,“是吗?”实在是这哥们在外头和家里太表里不一。

  他能将笑话讲得让所有人捧腹大笑,而自己能如无其事地拿起一本书置身事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实在太吓人。

  “爹他和关关父女俩人长得英气,你显得有些娘气。要不眉毛修修,咱们画上再瞅瞅还有啥区别?”

  果然,狗嘴就吐不出象牙。关天佑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儿,“你还是快躺下好好养养你的眼神吧。”

  “说实话咋就没人信呢。”

  “年前你还跟人说我是亲弟,忽悠人家你随娘姓,我随爹姓。害得我现在还遇上同学喊我齐五。”

  齐景年赶紧重新躺回,闭目养神。

  “不行,你以后就是关大。”

  我是关大,你是关二,你还真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