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392章虐文里的那颗小白菜(5)

第392章虐文里的那颗小白菜(5)

  画面一分为二。

  妆容精致的齐小溪坐在餐桌前,桌上是丰盛的大餐,墙上的钟表指向凌晨十二点。

  ktv里,冉城左拥右抱,一杯杯酒下肚,醉在佳人怀,嘴里反复念着。

  “小水,小水...”

  婚后的回忆看起来很单一。

  齐小溪努力讨好冉城。

  做了一切她以为好妻子该做的事。

  洗衣做饭收拾家务,无论多疲惫,哪怕是生病发烧,也要撑着病体,做一桌子饭。

  等那个男人回家。

  而那些饭菜最终下场,都是垃圾桶。

  结婚三年,冉城从未回来陪着齐小溪吃过一顿饭。

  陈溪飘在空中看齐小溪的回忆,她几乎能感觉到齐小溪内心对共进晚餐的渴望。

  齐小溪很想跟冉城一起吃饭,渴望冉城能够喂她吃饭。

  一如冉城当年喂齐小水那样。

  一次就好...

  失败的婚姻爱人的离世,让冉城越发阴沉不定。

  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把已经濒临破产的冉氏带出了低谷。

  事业有成对应的是婚姻不幸。

  他总是忘不掉齐小水。

  一个月前,冉城在齐小水的忌日里喝多了。

  把齐小溪误认为是齐小水,俩人发生了关系。

  结婚三年,就那么一次。

  齐小溪怀孕了。

  她拿着测试有孕的试纸喜极而泣,等着冉城回来把喜悦分享给他。

  等来的,只是一纸离婚协议。

  齐小水回来了,告诉冉城,当年是齐小溪害她坠入山谷,毁容又没了退路。

  冉城马上熄灭对齐小溪那丁点的爱的火苗,果断要与齐小溪离婚,重新追回他的青春,他的初恋,他的白月光齐小水。

  再然后,陈溪穿过来了,后面的剧情她都知道了。

  这个梦做了很长时间。

  陈溪在梦里看着齐小溪这一路走来,感受到这个痴心女人一路的心路历程。

  看完后就一个想法...

  虽然虐文大多都是这样的剧情,但没人觉得哪儿怪怪的?

  齐小溪不用好好读书的吗?

  齐小溪不用好好工作的吗?

  ???

  大学时期,别的同学都在努力学习,为了实现大国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时,齐小溪在本上写满了冉城的名字。

  毕业后,也没见她出去工作。

  别的同学都在努力工作,齐小溪费尽心思打扮自己,做一堆没人吃的饭菜最后扔掉——浪费食物啊!

  陈溪看到她每天雷打不动地扔菜时,一不小心就想到自己刚毕业那会了。

  工作不好找,有几个月没收入,恨不得啃个馒头就算一顿,挖空心思琢磨自己能干点啥养活自己。

  所以写书后,心怀感恩。

  在每个年轻人都在挥洒着劳动的汗水铸造无悔的青春时,齐小溪一门心思的想讨好冉城。

  最后失败告终。

  但凡有点正事,有个工作忙一下,也不会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男女那点事上吧?

  陈溪以为,这个世界就这个结局已经是很好了,给正当青春期的女孩子播放,很有教育意义。

  该流汗的时候不努力,最后脑子里进的水都变成眼泪流出去。

  每一个女孩子都该知道,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爱人之前,先要爱自己。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先工作再恋爱,得不到男人好歹还有口饭吃!

  这一瞬间,陈溪心里至少涌出两万字的心灵鸡汤。

  醒来时,病房里有两个护士在整理病房,陈溪躺在帘子后听她们聊天。

  “38号床的那女的跟桀医生什么关系?”

  陈溪默默地看了眼自己的床号,38。

  “不知道呢,桀医生昨天抱着她冲进来的那个表情你看到没?”

  “什么表情?”

  “又急又心疼呢,还亲自给她保胎呢,我猜她一定是桀医生的女朋友。”

  不,我是他大老婆。陈溪在心里自言自语。

  “奇怪的是,桀医生有女友这么大的新闻,护士站为什么没什么人讨论呢?”

  “你不知道吗?隔壁37床出事了...”

  陈溪竖起耳朵听。

  37床,不就是冉城那货吗?

  “37床的病人...就在今天上午,身上所有毛发都没了,现在家属大闹护士站,吵着要告咱们呢。”

  所有毛发,这四个字细思,是多么惊悚啊。

  毛发,可多了去了。

  头发、眼眉、腋毛...那啥,等。

  俩护士的聊天传入陈溪耳朵里,她没憋住。

  扯扯嘴角乐了。

  她孩子爹太狠了。

  她只是想剃个眉毛而已,这货要不要这么的发扬光大啊。

  俩护士的交谈不断地传入陈溪耳朵里。

  患者全身毛发都失踪这件事,已经在医院里传开了,说是灵异事件也不为过。

  医院的走廊里,可是有监控的啊。

  监控不断的情况下,谁能潜入病房,在病人家属出去接个电话的功夫,把熟睡的病人从头到...那啥,都给剃了?

  为啥大家知道那啥也被剃了呢,因为那个剃毛者似乎是羞辱人家似得,剃下来的就散落在床下也不收拾。

  隔壁的那病人还挺帅的。

  据说他家属到现在都没敢让他照镜子...再帅的人,没眉毛,那也是难看。

  这条阴森的新闻硬是把本院第一黄金单身汉桀医生有女朋友的消息压过去了。

  现在护士长正在发飙,全力调查剃毛事件。

  据可靠消息,护士长好像还掏出个十字架...

  很难不把此事往灵异事件上琢磨。

  桀医生回来时,就见他内个不省心的媳妇,坐在那哈哈笑。

  “你真下得去手啊。”溪爷调侃。

  这个制造本院最大灵异事件的男人面不改色,“像夫人学习。”

  冒坏水这种品质,果然是物以类聚。

  原主的胎被于梅九保住了。

  陈溪是短租人家身体,这意味着等她走后原主还会回来,陈溪来这个世界可不是看原主怎么卑微地犯贱爱渣男的。

  她来这个世界,是为了找寻果果的灵魂,把她带走。

  陈溪怀疑,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果果,所以一再嘱咐于梅九把胎稳住。

  撑死了一年,她就回到现实了。

  系统支线任务就一个月,溪爷决定速战速决。

  既然是保胎,自然要在医院里多待两天,于是溪爷保胎的第二天,在走廊里与那个无毛秃男不期而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