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能越雷池一步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能越雷池一步

  天下山庄的采集区,主打各种山货,为了吸引游客眼球,当然要用熊能量来大做文章。

  山林遍地,之所以单单选择和黑瞎子屯毗邻的地方,当然就是存着“借光”的心思。

  而越靠近黑瞎子屯林地这边,熊能量的含量就越是丰富,这个,黄淑良早就找专家进行了测量。所以,他们天下山庄的采集场,也最靠近两地的边界。甚至,都延伸到黑瞎子屯那边。

  “熊能量,早有耳闻,前几个月,为了治病,我还有幸吃了两天熊能量干菜,疗效确实神奇。”那位马总里里外外都换了一身,跟没事人似的,又开始他最熟练的工作——拍马屁。

  由此可见,能混到他这种程度的人,内心都是很强大的。

  “啥味儿啊,这熊能量咋还臭烘烘的,不会就是从狗熊的大屁股里排放的臭气吧?”魏胖子跟马总最不对付,他也隐约听到马总被大马熊一屁股压出屎来,当然要趁机挖苦挖苦对方。

  这种话,连田小胖都不乐意听:“大胖子,熊能量的发源地,可是俺们的黑瞎子屯,俺瞧你不想去了是吧?”

  魏胖子连连摆手,这货赶紧转移目标,指着身前一块写着“地界”的石头,小声念叨:“越过这个界线,就到你们黑瞎子屯了吧,这天下山庄,明显是想占你们便宜啊?”

  这时候,黄淑良的质问声也传过来:“这谁画的线,歪歪扭扭,乱七八糟的!”

  画一道线没啥,黄淑良恼怒的是,谁这么不开眼啊,有这条线,摆明了是我们天下山庄占那边的便宜嘛。

  俺俺俺——田小胖一溜小跑凑上去:“是俺家的娃子和俺的那些小徒弟淘气,画着玩的,黄董不必介意。邻居之间还经常串门呢,咱们两家人员往来,再正常不过。”

  “还是田书记大量!”黄淑良也赞了一句,心里却腹诽起来:还不是你唆使的,有本事,你把熊能量都拦住,别跑到我们天下山庄这边,我还嫌它污染环境呢——

  田小胖要是知道对方心中所想,肯定直接架脚踹,一边踹嘴里还得一边念叨:叫你得便宜卖乖!

  一道线而已,又不是铁丝网相隔,更不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不知不觉,就有游客溜达过界,到了黑瞎子屯的地界。

  可以明显感觉到,那边的空气更好,草木也更加茂盛,隐然属于两个世界一般。

  就连黄淑良他们这一伙核心人士,也都在潜意识的作用下,不知不觉,溜达过去。

  噢噢噢——小猴子猛的窜到这伙人身前,伸出小胳膊,摆出一副阻拦的架势:偶都画线了,你们没看见咋滴?

  什么意思,收过路费啊?黄淑良也被小白给搞蒙了。

  这时候,就需要田小胖站出来了,他笑呵呵地拍拍小白的猴头:“小猴子是好心,劝阻大伙别越界,俺们那边的情况,跟这边不大一样,林子里的野生动物比较多,所以比较危险。小白是担心游客受到伤害。”

  一听这个,不少人都心有余悸,大棕熊和野猪啥的,都把他们给吓怕了。

  不过呢,放眼望望,鸟语花香的,树上倒是有几只松鼠蹦跶,就再也瞧不见别的野生动物。难道,松鼠还能打人?

  用啥打啊,松塔吗?正好还能收获点松籽呢——

  游客们都自以为是,丝毫没有把田小胖的警告放在心上。不少人还拿出手机,开始给树上的松鼠拍照。

  松鼠是很招人喜爱的小动物,机敏灵巧,毛茸茸的,是小孩和女人的最爱。尤其是树上的这些松鼠,不管是大红松鼠还是花栗鼠,一点都不怕人,游客们当然拍得不亦乐乎。

  黑瞎子屯的那些客人都忍不住直撇嘴,包大明白说出了大伙的心声:“瞧瞧,几只松鼠就把你们给美滴,要是看到俺们黑瞎子屯那些珍稀动物,不美出来鼻涕泡才怪涅。”

  少见多怪,形容的就是这些游客。虽然天下山庄也想搞个森林动物乐园啥的,可惜,目前还正在筹划之中。

  “听说,松鼠烤了之后,味道还是不错的,带着天然的松香气息。”那位马总估计是肚子里的存货被倒霉熊清空,所以有点饿了。

  吧嗒,一颗翠绿的小松塔,落到他的头上,虽然打的一点都不疼,但是把马总给吓了一跳。

  抬头观瞧,只见头顶的树杈上站立着一只大松树,腮帮鼓鼓,好像生气的样子,两只小前爪,正揪着树上的松塔要打他呢。

  “你个小东西,信不信我吃了你!”马总也扬扬拳头,以示威胁。

  旁边传来田小胖善意的提醒:“千万别惹松鼠啊——”

  松鼠有什么好怕的,马总鼻子里嗤了一下,要说大马熊来了,我肯定害怕,小小的松鼠而已,还能上天不成?

  “松鼠虽然没啥威胁,但是它们的邻居厉害啊,小心人家搬救兵去。”田小胖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是给马总听呢,还是给那只松鼠听的。

  果然,树上的那只松鼠吱吱叫了几声,然后就窜到另外一棵大树上,小爪子在一个树洞边上敲了两下。

  “哈哈,松鼠搬兵,搬来的还不是松鼠——”马总放声大笑,这个笑话,够他笑三天的。

  “快撤!”田小胖大叫一声,领着娃娃军掉头就跑,魏胖子愣了一下,也紧随其后。别看这家伙胖,跑得还挺快。

  虽然他不知道田小胖跑啥,但是他知道一点:听小胖子的肯定不吃亏。

  嗡嗡嗡——伴着一阵扇动翅膀的声音,一只只土黄色的大野蜂,从树洞里飞了出来。松鼠的邻居,可以是松鼠,但是也可以是这种令人色变的土雷子!

  “危险,快走!”保安们纷纷高声喊叫。

  游客们也都吓得抱头鼠窜,这种野蜂子,毒性极大,搞不好真能把人给活活蛰死。

  马总最倒霉了,首当其冲,大部分的野蜂子,都把他当成攻击的目标。虽然他奋力扑打,可是野蜂子无孔不入,很快,马总那张脸,就变得比魏胖子还大了。

  都说打人不打脸,这些野蜂子太野蛮,专门往脸上蛰啊!

  至于其他的游客,只是被蜂群驱赶,并没有真正受到伤害。很快,他们就惊奇地发现,当跑过地上那道歪歪扭扭的界线之后,蜂群就不再继续追赶,还真有点不越雷池一步的架势。

  噢噢噢!小猴子指着地上的界线,在那得意地叫着,旁边还有阿马尼给它捧臭脚,又蹦又跳。

  这一次,人们再看小猴子的时候,目光中早就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戏弄,而是换成了浓浓的敬畏。

  厉害啊,想当初三打白骨精的时候,孙大圣画个圈,就能挡住妖孽;这个小猴子,不会也跟老祖宗学了这本事吧?

  等到所有人都撤回来之后,大伙都望着地上那道歪歪扭扭的细线发呆,仿佛是楚河汉界一般,划出了两个世界。

  “黄董啊,这事怪俺,没早点提醒你们。以后可千万得提醒游客,千万别越界啊。瞧瞧这事要是早点在这用铁丝网隔上就好了,”田小胖还主动过来检讨。

  黄淑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半天,这才勉强挤出一丝苦笑:“这事怪不得田书记,是我们准备工作存在疏漏。”

  此时此刻,黄淑良的心在滴血啊:如果不能“借光”的话,他这个天下山庄,岂不是要大幅度缩水?

  不仅仅是效益缩水,包括各方面的利益和名望,都会一路走低,远远达不到预期。

  而田小胖呢,人家正心烦呢,他偏偏还一个劲念经:“黄董啊,俺早就想用铁丝网把咱们两家给隔上了,可是想想呢,真要是那么弄的话,就显得太生分了。好像咱们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似的。另外呢,俺们黑瞎子屯穷啊,这又是立铁柱子的,又是焊铁丝网的,也没那么多钱。你看,要不咱们一家出一半咋样,把这事给办了,省得你这边的游客再过界,受到伤害。”

  黄淑良的脑仁都要爆炸了,他猛然间醒悟过来:这一切,只是眼前这个小胖子,在他耳边敲响的警钟,如果置若罔闻的话,只怕真正的疾风骤雨就会接憧而至!

  第一次,黄淑良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他重新打量一下眼前这个乐呵呵的小胖子:虽然他已经尽量高估对方,但是现在看来,人家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展现出来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一次,是我输了一局。不过,我黄淑良早晚会扳回一城!

  黄淑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模样,笑着摆摆手:“田书记说笑了,天下山庄和黑瞎子屯亲如一家,一起受到熊能量的滋养,何分彼此呢?走走走,午餐时间到了,大家想必也都饿了,尝尝我们天下山庄的食物,多给提提意见,我们也好改进。”

  吃饭啊,太好啦,就奔着这顿饭呢——田小胖倒不是来吃大户的,他是要全面感受一下天下山庄的情况,知己知彼嘛。

  至少现在看来,他已经放心不少:天下山庄,在各个方面,都比黑瞎子屯差远了,以后呢,估计也只有被压着打的份儿。

  当然了,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在收费这一点上,就比黑瞎子屯强多喽——

  一路走向食堂,黄淑良心中闷闷不乐,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借光享受到的熊能量了。可是,他们这边的熊能量,比黑瞎子屯那边弱多了,在今后的竞争中,肯定要处于下风,看来,还得想点花样吸引游客啊——

  不远处的田小胖,同样也在沉思:想要蹭俺们的熊能量,没门,俺先给你来个釜底抽薪绝户计,让你们一点熊能量也蹭不着,嘿嘿嘿——

  想到这里,忍不住伸手摸摸小白的刺头:以后啊,你和小霸王就别往这边跑了,多在咱们的草甸子转转吧。等他们天下山庄的熊能量彻底消除之后,估计也就挺不住了,没准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爷们的呢,到时候,天天长在这边都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