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公子 > 第346章 阴阳山

第346章 阴阳山

  谢长鸿这时领着三十万兵马已经进了峡谷,马蹄山回荡在峡谷里,就像敲锣打鼓一般,震耳欲聋。

  义渠王领着四十万兵马,这时也冲了进去,跟前面的秦军始终相隔几里地。

  这条峡谷有三四十里地长,两旁壁立千仞,陡峭无比,真的如同斧头辟开一般,几十万兵马冲进来,如同是洪水涌了进来。

  大约跑下去二十几里地,义渠王正追得兴致盎然,没想到却在这时,前面的秦军忽然竟停了下来。这让义渠王非常意外,措手不及。本来一个跑一个追,已经追了大半天了,非常有默契,虽然他一心想追上前面的秦军,只恨自己的腿不够长,要不然骑在马上,也可以助胯下之马一臂之力,哦不,应该是两腿之力。但前面的秦军忽然不跑了,这跟他想象中的场景不一样,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事出反常,必有妖孽,为了谨慎起见,他也不敢再追了,这时就急忙竖了下手,四十万兵马就停了下来,那毕竟是四十万兵马,不能说停就停,所以还往前还缓冲的一两里地!

  义渠王原本以为,前面的秦军忽然停下来,肯定是跑不动了,准备在这里跟他们大决战了,毕竟是峡谷狭窄,他们四十万大军散不开,对秦军来说,这里的地形有利于他们。所以在缓冲的过程中,他还把剑拔了出来,准备决一死战。

  结果就在他拔剑的过程中,令他更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前面的几十万秦军竟然放弃了胯下的马,而是像猴子一样,顺着石壁向山顶上爬去,速度极快。

  义渠王看得瞠目结舌,定睛一看,原来他们的手里都攥着绳子,共有上千根绳子,一根绳子上有上百人前赴后继地往上爬,贴着两侧的石壁,就像是两排珠帘。

  不用多想,这些绳子肯定是提前放在这里的,所以,用屁股想也能想的出来,他们中计了!

  义渠王只觉头皮一炸,一时之间,心头无比慌乱,竟没了主意。往前冲吧,前面的秦军虽然爬上了山头,但几十万匹马还留在峡谷里,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如果往后退吧,几十万人拥挤在一起,十几里地长,他的命令传到后面都要好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时间调头!

  却在这时,那个脾气暴躁的将军大叫一声:“不好,大王,我们中计了!”

  义渠王被他吓了一跳,如果不是现在情况危急,真想呵斥他一顿,一惊一乍的,难道我看不出来已经中计了吗?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你提醒吗?因为他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急道:“那怎么办?”

  那名将军虽然脾气暴躁,但肯定也是久经沙场,临危不乱,这是大声道:“我们的马不要了,从前面冲出去。”

  义渠年被他这么一提醒,顿时茅塞顿开,对啊,只要他们的马不要了,前面的峡谷里就算塞满了马,他们也可以从马背上跑过去,甚至还可以骑着他们的马走!这时大叫一声:“大家随我杀出去……”

  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头顶上有动静,抬头一看,一块巨大的石头就从山顶上落了下来,如果只是这么一块石头,石头从空中飘落的画面,其实还挺唯美的。但很显然,石头并不止一块,这时像冰雹一样落了下来,看来这山顶上早已经埋伏了秦军!

  那石头在空中看着不大,但落下来的时候,却是非常巨大,生怕砸不死他们,每一块石头都像一头大象一样,虽然这道峡谷不算狭窄,宽将近一里地,但毕竟是四十万兵马拥挤在里面,根本无处避让,何况还不是一块石头,那么大的石头随便丢下几块,在空中就连成一片,像一座大山压下来,最不争气的石头,落下来也要砸死两三个,就像是抽干水的水塘,随便一网下去,都会捞起一群小鱼。

  义渠王和几名将领因为走在最前面,四周不感觉拥挤,在山谷里东躲西闪,也被他们躲开了几块石头,但后面的那些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随便一块石头落下来,都是满地开花。一时之间,山谷里只剩下石头落地的轰隆声,尖叫声,惨叫声,马的嘶鸣声!

  义渠王转头一看,只觉目眦欲裂,这可是他们义渠国的全部精锐呀,如果轰轰烈烈地死在战场上,那也就罢了,毫无怨言,没想到却是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连敌人的毛都没有拔下一根,就要全军覆没了,心里的不甘和愤恨可想而知。

  同时也非常后悔,早知道刚刚就不进山谷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有后悔药的话,他不但不会进山谷,甚至都不会出兵帮何在野,现在倒好,羊肉没吃着,却惹了一身骚。不过话说回来,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秦军竟然会在这里提前布置兵马,而且算准了他要走这条并不是必经之道的路,简直是太难以置信了!看来这都是那个什么秦渠年的主意,毕竟从他们得到的消息来看,都是这个秦渠年在出谋划策,就算起用谢长鸿和万庭,好像都是他的主意。

  虽然他远居漠北,但也听说过秦渠年的名头,毕竟你一人可抵百万大军,如雷贯耳,但他并不怎么相信,感觉夸大其词,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要不然也不会跟着何在野造反了。但现在他觉得,传闻一点都不夸张,毕竟他听说这家伙十三岁就去了齐国,从来没有来过秦国北方,而且他现在也没有来,人还在咸阳,没想到却能运筹帷幄,布置千里之外的事情,而且还布置得如此周密,好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让他如何不惊?就算是自己的亲爹亲妈,也不敢这么了解自己?何况他跟这个秦渠年一次面都没见过。这他妈还是个人吗?

  纵然他感到震惊、后悔、愤怒、痛苦,但也于事无补,看到手下被砸成肉泥,他也是心如刀绞,但不管怎么说,还是逃命要紧,因为他的活动空间比较大,这时躲过了几块巨石,带着几名将领就向前面冲去,准备跃上秦军留下的战马,结果谢长鸿带来的三十万人马并没有全部顺着绳子爬上山,还是留了两三万人在下面,这些人都背着弓和箭,倒骑在马上,还有的是站在马背上,还没箭义渠王跃上马,几百支箭就射了过来,看这箭速,射箭的人修为都不低,而且秦军训练有素,第一波射完以后,立马趴了下去,后面的另一波又跟着上来,毕竟有几万人,一人射一支箭就有几万支箭!

  义渠年就感觉箭如雨下,虽然他是七阶修为,但躲避起来也非常吃力,这是只觉肚子上忽然来钻心的疼痛,就中了一箭,幸亏他手下的将领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进了边上石头旁,现在峡谷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石头。

  义渠王猜得一点都没错,这个主意确实是渠年想出来的,当时他看到沙盘上有这么一座山,虽然这座山按比例缩小了,本来应该看不到这道峡谷,但毕竟是军事沙盘,这些峡谷关隘都会做的特别明显,所以渠年一下就看中了这里。

  昨天晚上,谢长鸿在半路上睡了一夜,其实就是为了等待义渠军,毕竟这道峡谷地势险要,又不是义渠军回国的必经之路,如果他早早埋伏在这里,义渠军根本不会上当,但他被义渠军追着跑过来就不一样了,还追了大半天,给义渠军的直接感受就是,他们还没有去过阴阳山,却不知道他在夜里就已经偷偷安排了两万人马,赶到了这里。

  渠年当时对他说,正因为你们是要去袭击他们的王城,又是秦国最精锐的三十万兵马,他们只要看到你们,肯定会死死地咬住你们,绝不会选择绕过阴阳山。

  果然,事情的发展跟渠年预料的一样!

  由于山顶上只有两万人,而义渠国的四十万兵马又特别长,足有十几里地,他们的人员不够分配,毕竟不是扔石子,而是扔巨大的石头。这些石头山上没有现成的,都是高手直接用剑砍出来的,而且峡谷又宽,一个人根本扔不到中间,都要两三个人抬着往下扔,这样比较耗时耗力,所以刚开始他们主要是先砸两头,把他们的进路和退路给截断,中间虽然也砸,但没有两头那么密集,跟雨点一样。

  等到谢长鸿那二十多万人上来以后,人员就变得充足了,专门有一批高手负责劈石头,有人负责运输,有人负责投掷,有人负责调度。所谓调度,就是眼尖的人伸长脖子站在悬崖边,看哪里的人没砸死,就指挥别人往下砸,大声叫道:“哟,哟,那个没砸死,还在动,再补一块石头下去……”

  一时之间,峡谷里全面开花,那么多石头落下去,地动山摇,本来下面的人就散不开,拥挤在一起,就像蚂蚁窝里的蚂蚁一样,随便一个石子砸下去,都要砸死一大片,纵然有很多高手,身手敏捷,但也未能幸免于难,因为那石头是铺天盖地压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