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魂逆九天之天命神女 > 第350章我过目不忘

第350章我过目不忘

  “为了心瑶我可以学,可就是看看,我又没有天师的底子,怎么可能学会?”乌千雪如实的道。

  章枫山见她同意了,笑着把册子放到她手里,“之前让心瑶告诉你的转运术法,心瑶还不会呢。”

  “啊?”乌千雪惊讶了,那个术法她只是听心瑶讲述了一下方法就照着去做了,而且还成功了,难道对于天羽宫来说,是很难的术法吗?

  “前银木宫的宫主蓝枝,也就是把陶丞相运道转走的人,她是天羽宫天赋较好的传人,她当年也是用了五年的时间才学会的。”章枫山又解释道。

  蓝枝这人乌千雪知道,田心瑶的师父,但是因为她一再的插手长帝国的事,这次居然胆大包天的换了一国丞相的运道,虽然姬长君看在千雪为天羽宫求情的份上让天羽宫自行解决蓝枝的事。

  但是,天羽宫这次没有手软,直接废了蓝枝的魂灯,永远关在天羽宫,直到死亡,这样的惩罚比直接杀了蓝枝还要狠,毕竟从一宫之主变成废物,这样天地之别,真不如死了来的痛快。这样的处罚让姬长君满意了,所以才没有出手再惩罚蓝枝。

  不过,不能因此否认她的天师天赋,要不然也不能当上三宫之一的银木宫的宫主。她这么高的天赋都用了五年才学会转运之术,自己居然只是看看就会了?

  她自己都觉的不真实,毕竟她真心没觉得那转运的术法有什么难的。

  “我之前说的你能学多少要看你跟这本心法的缘分,不是糊弄的你话,而是这本心法的确如此,这本心法就算是天羽宫的弟子也不会有什么特殊,达到学习的条件后,也是像你这样学的。这一辈子只能看一次,看到了多少,记下来多少就能学多少,不让你看的,证明你的天赋无法学会,所以你也翻不开,看不到,看多少次都一样。”章枫山接着解释道。

  “这么神奇?”乌千雪惊讶的看着手里不厚的册子,难道这册子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这心法是天羽宫开山立派的先祖的,至于他怎么得到的没有记载,但是这本册子看似是一本普通的册子,却水浸不湿、火烧不毁、不腐不烂,你可以撕一下试试,就知道它的特别了。”章枫山自豪的道。

  乌千雪可没真的撕一下试试,既然章枫山如此说了,必然就是真的,要是用火试,她的火可是百炼之火,没有它烧不毁的东西,她可不敢试。

  不过她还是很好奇,这本书是不是真的可以感知到看书人的天赋,知道看书的人能学到什么程度?

  伸手去翻第一页,她想知道自己能看到多少。

  很轻松的翻开了第一页,乌千雪看去,这一看就吸引了她,一页接着一页的看下去,忘记了一开始的好奇。而且看的速度让章枫山震惊极了,她不需要理解一下吗?

  册子不厚,只有十几页而已,乌千雪就这样一页一页的翻了过去,很快就看完了,最后一页上写着,天羽心法上。

  她恍然明白,原来这心法不全,下面还有更高的,只是不知道是上下两册,还是上中下三册,可是不管这心法是几册,她都从中看到了希望。

  一个上册就已经很神奇了,那么其他的呢?

  想来章枫山的想法是对的,天注定的事也不一定就无法破解,只要你实力够强。其实她也是这样想的,只要努力总归是有办法的。

  都看完了,乌千雪才发现章枫山居然张着嘴巴,眼睛也睁的圆溜溜的看着她,一动也不动。

  她尴尬的把册子递给他道,“我看完了。”

  章枫山回过神来,快速的接过册子,翻看起来,只是翻开了一半就无法翻下去了,没错啊!他第一次就能翻开一半,但是已经是天羽宫有史以来天赋最好的人了,也就是说他能看到的最多了。

  可是乌千雪居然轻松的全部看完了。

  乌千雪也看到了,章枫山的确无法看到后半部分,证明这心法的确是因人而异的。

  “你都记住了?”章枫山也发觉自己失态了,轻咳一下问道,即便全部能学,也不能看的这么快啊,要记牢了才行啊。

  “嗯,我过目不忘。”乌千雪也没避讳这一点,她出生就有记忆,到现在所有的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真真的过目不忘。

  包括她刚出生,自家一直陪产的爹爹一听是女孩儿,立即把她抱过来,兴奋的看着她,想伸手碰碰她的脸又缩回去,担心碰坏了。高兴的心情无处发泄,只能一下一下的亲着自家娘亲,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也看的清清楚楚,不像其他刚出生的婴儿视力是受限制的。

  章枫山备受打击,这孩子简直就是量身打造当天师的料啊,怎么就不入他们天羽宫的门呢?

  不过想到她学了天羽宫的心法,心里也安慰了,虽然没入门,但是也算是天羽宫的人了吧。

  “好,好,好。”他已经激动的只会说个好字了。

  乌千雪来这一趟,本想是帮助田心瑶的,这下倒好,把人家天羽宫的看家本事都学走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既然学了天羽宫的本事,天羽宫有难,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但是有一点要先说明,我出手必须在天羽宫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祸国殃民事的情况下。”

  这一点乌千雪还是要说明白的,不能以后天羽宫有人作恶,她也来给出气、善后,那她做不到。

  章枫山笑着道,“放心,天羽宫的宫规已经修改,宫内弟子也在重新考核中,不合格的全部逐出宫门,以后不是什么样的弟子都收,木系魂灯后拥有灵气的人绝对不收,天赋一般的也不收,满足这些条件后也要品德过关才可以,宁缺毋滥。”

  “这样很好,天羽宫不会因为弟子减少而败落,相反,会因为弟子精良而更上一层楼的。”乌千雪赞同的道。

  章枫山道,“的确,只是现在才想明白。”

  “也不晚。”乌千雪笑了。

  “心瑶说丫头要和太子殿下去破解九重天秘密?”章枫山问道。

  “对,这几天就要去了。”乌千雪和姬长君这件事没准备隐瞒,相反,他们到时候要公布出去的,让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

  他们这么做倒不是为了显摆,而是为了长帝国的安全考虑。

  长帝国跟其他帝国不同,只有姬长君一个继承人,如果他不在,周边的国家必然又会升起野心来。发出布告,因为有她爹乌景松的先例,即便他们有什么想法,因为担心姬长君会回来,也不会在五年之内动手,必然会等到五年之后他们没回来,才会对长帝国动手。

  而魂元大陆压根就没有五年的时间了,他们要是成功了,回来谁也不敢招惹长帝国,如果失败了,也会在五年之内,那时整个大陆都完蛋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长帝国的安危了。

  “怎么这么突然?”

  章枫山了解他们就是从这半年开始,修为猛增,机遇不断,特别是他们登圣山居然登顶了,而且回来这也没多长时间就要去破解九重天的秘密,以他对这两人的了解,绝对不是冲动的人,必然有原因。

  他也预测了,可是偏偏对他们此行结果丝毫感知不到,这让他心里也没底了。

  “有不能说的理由,但是我们如果成功了,整个魂元大陆都会知道原因的,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我们不是为了自己。”乌千雪解释道。

  “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去?”

  章枫山明白了,能让他看不到结果的事那是在他还没修炼成天师之前,之后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再难的事也不过是预测的多少而已,所以他明白两人身上肩负着上天赐予的使命。

  “对,必须去。”乌千雪很确定的道。

  “别忘了我送你的那枚古币。”章枫山忽然转变了话题。

  乌千雪一怔,“一直带着。”

  “好,既然准备要去,时间必然很紧了,赶紧回去吧,你能为了心瑶来这里一趟,可见你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如果我没猜错,你没告诉心瑶她命劫的事吧?”章枫山没有再多问。

  乌千雪摇摇头,“既然无法解决,告诉她,不过是让她徒增烦恼,如果因此自暴自弃更适得其反了,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她能按照她自己意愿快乐的过每一天。”

  “心瑶虽然只有你这一个朋友,但是她这辈子都值了。”章枫山给出的评价已经极高了。

  乌千雪笑笑,没有接话,她认可的人她自然全心对待,不是为了别人的认可。

  “神尊,告辞了。”乌千雪郑重的告辞。

  章枫山点了下头道,“一切顺利。”

  “好。”乌千雪笑着应道,然后离开了天羽宫。

  看着那远去的火红身影,直到消失了章枫山才低头看向手里的天羽心法秘籍,能把天羽心法这么轻松看完的人,破解九重天应该能成功吧?

  魂元大陆恐怕因为他们两人要有重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