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单挑王 > 617 双龙争霸(十)

617 双龙争霸(十)

  当木子龙一个膝肘将飞龙干的人仰马翻的时候,从哥几人的表情上,那种喜形于色溢于言表。在啊算几人一阵大快人心的叫喊之下,被木子龙这一大力膝肘干在面部,当场甩头,可惜没有长发伴随,势有一种抛头颅洒热血的感觉。

  当一滩血洒在地上的同时,还能听到它的声音,飞龙仰面倒地,整张脸满是血污,鼻血如同泉水一般流淌到了嘴中和地上,它都来不及伸手去捂,那种日月颠倒昏天暗地的感觉正在压向自己。

  精疲力尽的飞龙难以再支起身子,除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有感受着自己鲜血的味道,直到木子龙摇摇晃晃的身影如同天狗食月一般遮住了天光,一团黑影之下面容臃肿,血水不间断的往下滴落他的脸上。

  此时木子龙也已经到了回天乏力的状态,只见他低头朝着飞龙说道:“还打的话就赶紧站起来,不然就给我好好躺着。”

  感受到木子龙言语中的侮辱,飞龙拳头紧握,但是丝毫没有力气能够让他再站起来,鼻子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备受煎熬,但他还是能够看到木子龙那副狼狈的样子,他的状态并没比自己好多少,就差一点,再坚持一下,自己没有理由输给一个新人的。

  就在木子龙默认了飞龙已输的意思,转过头来正准备离场,而集装箱上的啊算等人也准备跳下来扶木子龙一把,不过就在这一刹那之际,飞龙忽然大喝一声:“还没有结束呢小子!”

  飞龙面容扭曲,整张脸都能看到爆裂的青筋鼓胀着,哪怕是全脸都被鲜血覆盖,还是尽显无遗暴涨的血管,这得憋着多大的劲儿才行。木子龙惊恐一回头,飞龙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身上。

  “阿龙!”

  集装箱上的啊算差点掉了下去,好在身后的季巴等人拉住了他。木子龙吃了飞龙一拳那是倒退一步,站稳身子反手就是一拳回敬了过去,而飞龙也是如此,两人摇摇欲坠的身体看似已经支撑不了多久,只不过这你一拳我一拳的始终没让对方倒下。

  两人身上的汗与血混合着滴落在地上,几乎要休克过去的意识在他们的内心不停的低语着,只要在坚持一会儿对方一定会倒下的。这是因为这个意识才让两人始终坚持着没放弃,看的集装箱上的众人那是鸦雀无声,着实被两人的意志力所折服。

  比赛到这里已将近40分钟了,在高压度的拼搏之下,他们挥出去的拳头已经毫无力度,但是打在对方的身上还是具有极大的杀伤力,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已经破败不堪,就差这最后一点睛之笔了。

  “放弃吧小子,你输了,你只不过是个新人而已,打到这里你已经很不错了。”飞龙似乎想用言语让木子龙放弃,因为他可不想输啊,到了这个地步,他很害怕自己会突然坚持不下去,那样之前所得到的一切都得覆水东流,而木子龙就得风生水起,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要的结果。

  而木子龙被飞龙打了一拳之后,踩在血水里头的脚步一划,差一点就要倒地了,不过他还是竭力的稳住了身子,喘着厚重的粗气无力的说道:“开什么玩笑,我可以陪你耗上一整天,只要你不倒下的话。”

  “少大言不惭的了,不认输我就打死你!”飞龙看起来就像个即将血管爆裂中风的人一样,憋着一股气连续甩了两拳在木子龙身上,而木子龙被打的眼冒金星,好在快要倒下的时候贴住了集装箱,这才幸免于难。

  飞龙的意志力太强了,明明已经到了极限,却非要硬憋着,此时他整副身躯红的跟傍晚的落日一般,全身隆起的血管子让人看着有些惊悚,这家伙看来是回光返照,一时之间木子龙有些担忧自己能否再坚持下去,一只眼睛已经看不清了,另外一只眼睛因为汗水和血水的侵蚀也已经看的不太清楚了,他用手擦了擦,这只能缓解一二,并不能治本。

  随着飞龙一步步的靠向自己,木子龙甩了甩脑袋,学着飞龙那样也给自己憋了一口气,让身子膨胀起来,憋出这最后的精髓之力出来。木子龙大喝一声,快等飞龙靠向自己的时候,忽然间先发制人,拦腰就撞向了他。

  “啊!”

  木子龙大喊大叫着,也不管看的清看不清,挥起双拳止不住的就朝他所认为的那个方向锤去,直到他感受不到飞龙的挣扎之后,他才停了下来。

  “不管你现在听得见还是听不见我都得告诉你,以后铜锣湾只有一条龙,那就是我木子龙!”

  木子龙无力的倒在飞龙的身上,这句话几乎是贴着他的脸说的。随后他艰难的支起身子,飞龙已经完全奄奄一息了,就在木子龙撞向他的时候,这家伙憋的大气一瞬间就给撞散了。

  全场一片沸腾,哥和蓝枫以及啊算一干人都是欢呼跃雀着,丧彪她们立马从集装箱跳了下来。

  人群之中朱九天面色阴寒,他看了一下已经昏厥过去的飞龙,人都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样子,当扫过哥两人的时候,只见蓝枫忽然朝他说道:“你们输了!”

  “真应该让车君宝来看看啊。”哥那是毫不理会朱九天悻悻的模样,张嘴哈哈的笑了起来,看得出来这哥的确很开心。x

  而此时木子龙真的到了灯枯油尽的状态,在朝飞龙挥打出的那几拳已经是他最后所能动用的力气了,如果他能够再站起来的话,木子龙是真的没办法了,全身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灵魂已经游离出了皮囊似的。

  他没能站起来,见全场沸腾便直接躺在了地上,就躺在这家伙的身边,乍一看还有一对苦命鸳鸯的感觉。他意识看是涣散,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已经尽力了。他不知道飞龙是否还有意识,但是周围的人声,还有冲上来的那一张张熟悉且兴奋的面孔,他觉得应该是自己赢了。

  眯着一只眼睛,木子龙还是看到了丹丹那张充满担忧之色的俏脸正注视着自己,樱唇蠕动着,似乎在对自己说话,不过木子龙一句话都听不清楚,他只能尽量裂开嘴笑了笑,他想要用手去抚摸那一张绝美的容颜,只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做到。x

  “厉害啊,这新人真是不得了,难怪炮狙会被他打成这样。”豺狼两人摇了摇头,既然比赛结束了这里也就没他们的事情了,可当她们转身离开时候,正看到对面一脸阴森的朱九天也是转了过来,目光正好和他们对在了一起。

  悍蛆冷冷的一笑:“太可惜了阿天,就差一点点飞龙就赢了,只可惜就是这么一点点飞龙以后可就抬不起头了。”两人笑着也没把朱九天当回事儿,径直的略过了他准备离开。

  “今天是我们洪盛的内部的事情,你们这些家伙来这里难道是想找死吗。”朱九天此话一出,豺狼两人身体一震,两方的人马那是立即进入了蓄势待发的状态。

  “哼!想打吗,你以为我们怕你不成。”

  “那就试试啊。”朱九天此时心里也正恼火,还真准备在此干掉东曜的两个杂碎解解气。

  “想在铜锣湾闹事,你们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不过在两方人马正准备开干的时候,哥和蓝枫的势力与她们此刻正好呈现了三角之势。

  毕竟哥和朱九天是一个字头的,要是真打起来的话,吃亏还是自己两人,所以豺狼悍蛆心里并不想这么做:“铜锣湾不是我们的地盘,所以我们正准备走呢,只不过有人似乎想留住我们啊,哥你要是不插手,我还真不怕你朱九天。”

  朱九天此时只是眯着眼睛,目光透露着杀气,但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因为碍于哥的原因,他也是忍了下来,飞龙的一败涂地,不知道要怎么和车君宝交代,所以借机干掉豺狼悍蛆拿下慈云山的话,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哥你别出手,我可以立马干掉他们。”

  “阿天,现在这里不是你说了算,我知道你算盘里头打着什么鬼主意,如果你要是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的话,别怪我不给车仔面子。”哥瞪着凶狠的眼珠子说道。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