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品农民 > 第899章 雨笼术

第899章 雨笼术

  褚灵天大吃一惊,眼睛瞪大了。

  能够一击就破掉他的阴阳剑气,对方的修为,绝对达到了第七境

  而且,对方冲了过来,宝扇飞出,在空中飞旋后,生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如同黑洞,正朝他卷来

  褚灵天觉察到了这个黑色漩涡的难缠,牙齿一咬,阴阳宝剑嗡嗡嗡震颤,急速颤动后,嗖的一下,射入了黑色漩涡中。

  “嗯,有点本事。”

  林长道不慌不忙评价道,脸上仍然带笑。

  黑色漩涡像布袋一样猛地收拢,吞没了阴阳宝剑。这一瞬间,褚灵天失去了对飞剑法宝的感应。

  下一瞬间,黑色漩涡冲到了一旁,并且消散了,但阴阳宝剑也被强行拘禁着,从空中掉落。

  砰。

  林长道出拳,金色拳印像滔天洪水一样猛地往前狂冲,褚灵天再想控制阴阳宝剑化解已经来不及,只得迅速祭出一截青色的小树干,堵在自己的身前。

  青灵树急速膨胀,构成了一堵坚不可摧的灵墙,这是褚灵天依仗的一件很强的防御法宝,很少使用,这会儿看出对方威胁到了他的性命,只能是用上了。

  林长道仍然没有动用第二件法宝,无敌筑基境的修士,还用不着在对付普通筑基后期修士的时候,使出全力。

  这一拳打出去,中途林长道再次补了一拳,两重拳浪轰击过去,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撞击声。

  青灵树上面的青色光芒,被打得差点湮灭了,构筑的灵墙在第二重拳浪轰击过来后,终究没能尽数化解,被拳浪轰得偏斜向了一侧。

  嗖。

  林长道本人从空门处移动到了褚灵天跟前,和褚灵天的距离只剩下了十米左右,几乎是面对面。

  褚灵天完全被震住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这般实力,却被对方压着打,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这太可怕了,就算是王伦,也没法带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褚灵天仓促之下,只得再次催动身上的一件极品法宝,青灵鞭。

  小小的鞭子发出青色光芒,在他手上抖动了一下,猛地伸直,像一条龙在飞冲,冲向了对方身前。

  林长道脸上玩味的笑意出现了。

  接连祭出两件极品法宝,一件上品防御性法宝,这个褚灵天还真是有着不少好东西。

  只是,这些法宝都有年头了,尽管这么多年一直被滋养,但灵力还是比全盛时期下降了一些,这几件法宝,应该都是褚灵天从上一辈那儿继承过来的。

  地球界现在没可能新出极品法宝,要么是继承,要么是从遗迹中寻找,不像灵界,几乎每年都会有吸收天地灵气后孕育出来的极品法宝,甚至是圣器法宝。

  他手上的极品宝扇展开,扇面上的图景像投影一样投到了空中,空中的图景虽然模糊,但从里面飞出来了一只金隼,金隼在青灵鞭即将卷过来时,脚下利爪猛地一抓,生生将青灵鞭抓住。

  林长道任由极品宝扇这样和青灵鞭对抗,他微笑了一下,从旁边滑过,朝褚灵天冲了过去。

  褚灵天双手用力,想将极品宝鞭抽离出来,可那头金隼在较劲,力量很大,他只能一寸寸地将宝鞭拉回来,没办法一下子抽出。

  而对方已经冲了上来,等到他将宝鞭一寸一寸地拉到了手上,对方早就到了他面前了。

  褚灵天没得办法,只得松手,此刻再祭出法宝已经来不及,何况,他也没有极品法宝了。

  上品和中品法宝用出来,他很清楚根本不会有什么卵用。对方徒手就能打飞任何上品法宝。

  双拳齐出,拳头上法力像不要钱一样,狂涌出来。

  两道青色的拳印,一左一右,呼啸而出。

  褚灵天仓促之下,只能发出这等级别的攻击了。发出后,他人立即往后方飞遁,连一旁的红袍僧王都顾不上了。

  林长道也双手出拳,金色拳印对上青色拳印,没有悬念地,拳印开路后扫开了一切,他急速追了上去,速度比褚灵天的只快不慢。

  “结束了。”

  追了仅仅几秒钟,林长道就出声道。

  边说,林长道边双手结出了一个手印。

  漫天的青色雨滴,组成了磅礴大雨,每一滴雨都有拳头那么大,密密麻麻组在一起,密不透风。

  诡异的是,这场“雨”,只笼罩于褚灵天的头上,方圆不过五米见方而已。

  可罩落下来的过程中,褚灵天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剧烈颤抖了一下

  他虽然没放弃抵抗,仍然发出法力,想要打破这由青色雨滴组成的雨笼,但青色雨滴降落下来,压制住了他的法力,最终还是一蹴而就,将他罩住。

  “你到底是谁”

  雨笼中,褚灵天惊呼出声,整个人有掩饰不住的惊恐情绪。

  打不过这个敌人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个敌人竟然在他的面前,使出了只有灵宗修士才能修炼的雨笼术

  这门法术,概不外传,灵宗之外的修士,绝对没可能使出来,因为它需要运转灵宗特有的修炼法门,同时配合灵宗特有的呼吸法门才可以

  可灵宗的传人,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之外,就只有一个褚灵阳了,但褚灵阳前不久才被他杀死

  “我跟你说过了,灵宗易主了,以后我是老大。”

  外面,林长道看着被雨笼术暂时困住的褚灵天,出声说道。

  “我不明白”褚灵天大声喝喊。

  一个和灵宗绝对有很深渊源的人突然出现,要收归灵宗,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林长道手一划,撤走了雨笼术。

  他不慌不忙道“再逃,必取走你性命。”

  褚灵天竟然是没有逃,或许是觉得逃不掉,或许是绝对有必要留下来弄个明白。

  林长道点点头,随后说道“说起来,你在地球界的先祖,跟我出自同一宗门。”

  他没有避着红袍僧王,这话也让红袍僧王听到了。

  如果最后觉得红袍僧王不适合听到,那就杀了便是。

  褚灵天顿时巨震,不敢置信,死死看着林长道,低声道“你,你来自上界”

  如果这个是事实,那他的疑问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毕竟,他所学的所有东西,都出自灵宗,是祖辈流传下来的。而最早来到地球的那名先辈,是从上界降临下来的。

  眼前这人也会他们的绝学,真的极有可能来自于上界。

  “灵界,”林长道说道,“我所在的宗门,叫灵宗。”

  说罢,他冷哼了一声。

  褚灵天知道这是对方在表达不满,毕竟他的祖辈来到地球上后,将创建的势力也命名为了灵宗。

  但两个灵宗,显然是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褚灵天也没心思去考虑这个,仍然显得特别惊讶“你是从西伯利亚雪原上的时空门户中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时空门户”

  这下,林长道也吃惊了,脱口而出。

  褚灵天口中的时空门户,应该就是他所乘坐的传送门户。他只是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知道有时空门户恰好存在于西伯利亚雪原。

  他的确就是从西伯利亚雪原,一个叫契克巍冰盖的区域,通过传送门户,降临到地球上的。

  那是时空通道唯一的一处时空节点。这么多年过去了,第一批降临者的后代绝对不会有机会看到时空节点,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时空通道才第一次被使用,在以前都尘封着,不可能显现。

  褚灵天虽然还没有真正确认对方的身份,但时空门户的事不是秘密,修炼界早就传开传过了,说出来也没事。

  他便将契克巍冰盖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长道听完,瞪大了眼睛。

  一个坐化了的老者。

  一根枯死了的圣树。

  老者身上穿着的一件银色宝甲。

  这三大信息,跟他知道的一件事,完全重合了。

  显然,灵宗以前的一位强者,在尝试另外一条通道时遭遇了时空通道的坍塌,灵宗之前以为这名强者要么被时空乱流粉碎了,要么就迷失在了星空空间。

  不成想,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机缘巧合的事情,这位强者和传送门户居然像漂流瓶一样,恰好就来到了地球空间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褚灵天知道时空门户的事了。毕竟那么明显的一道门户悬浮在契克巍冰盖上的一座雪山上,只要在附近的人,必定能够看到。

  林长道没有将这件往事说给褚灵天听。

  他又不是要将褚灵天当同门看,对他来说,褚灵天只是地球界修士当中,一个可供他利用的不错的对象而已。

  他询问着那道时空门户的细节“发现了之后,那道时空门户最后是自己消散的吧有没有人在进入到里面后,获得收获的”

  听褚灵天说过了,那道时空门户出现后,修士只需要纵身一跃,便可以进入到里面。这应该是时空门户飘荡着来到地球空间后,恰好卡在了异空间和地球空间的中间,使得地球界的人也能够进去。

  褚灵天听到林长道问起了这个问题,脸色有些恼火,有些嫉妒。

  林长道分明看清楚了,但没问原因。

  “说吧。”林长道笑着道,打开了手中宝扇,一下一下地扇着风。

  不远处,红袍僧王过来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就站在了原地,心中惊疑不定着。

  褚灵天开始讲述,语气中颇有几分不爽“王伦,那个王伦,他得到了坐化老者身上穿着的银色宝甲,还搬走了那棵圣树顶端唯一的一小截绿色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