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龙百变 > 三百九十四章人言可畏

三百九十四章人言可畏

  兰芳园,小轩窗,

  树影婆娑映月光,

  谁人弹奏离别曲,

  微风轻送幽梦忽还乡,

  悄然流下泪两行,

  恰似你那时最美的模样,

  宛若夜空里的最亮的星光!

  你的模样,你的笑容,

  却都已随岁月消逝在远方,

  十年风雨青草几度香,

  望着镜中的自己,

  却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鬓边生出的白发,

  都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悄悄泛起对你的思量,

  难忘旧日美好时光,

  留我一人漂泊天涯心儿凉,

  孤独酒醉何处话苍茫!

  花儿芳,草儿香,

  如你灿烂微笑的模样,

  藏在心中不曾忘,

  流下多少情泪痛到肝肠,

  不思量,自难忘!

  月儿明,星空亮,

  如你灿烂微笑的模样,

  藏在心中不曾忘,

  流下多少情泪痛到肝肠,

  不思量,自难忘!

  ————————————————

  江湖!

  江湖出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马保国闫芳雷雷三人暴毙在江边,据说曾有人见到南宫傲雪带着狄兰出现过,尤其一刀断头的惨状,的确很像南宫傲雪的伶俐刀法!

  何况,以南宫傲雪孤傲的性格,一言不合出手杀了马保国他们三人,本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马保国他们三人虽非大奸大恶,但平日所为也足以令人愤恨,只不过此等跳梁小丑,许多英雄豪杰着实是怕杀了他们三人,污了自己的声名,才会对他们三人视若无睹不屑一顾!

  本来马保国他们三人之死,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怪就怪在闫芳死时居然一丝不挂,似乎生前受尽了屈辱折磨,不免引起许多英雄豪杰对南宫傲雪的愤恨,痛骂南宫傲雪的卑鄙无耻,身边既已有了如花似玉的狄兰,居然还会做出如此猪狗不如之事,简直是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

  当然,江湖中也有许多深明事理的机智之士,全然不信此事是南宫傲雪所为,觉得此事必然另有蹊跷,绝不会那么简单,只不过越是真话越容易被谣言淹没,几乎一夜之间,此事便已如插了翅膀般传遍江湖,南宫傲雪立时成了江湖中人人欲杀之而后快的人,往昔孤傲冷峻的刀神成了道貌岸然的淫邪之徒,转变之快令人着实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江湖中的事历来如此,一个人做了好事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但若是出现了一件极大的恶事,传的却比流星的速度还快,尤其是那些口若悬河之辈,仿佛如亲眼所见般绘声绘色的演绎,令谣言不知比真相精彩了多少倍,却与真相大相径庭,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蒙受了不白之冤,奈何却没有人能阻止伤人的流言四处传播,细思之际,不免感叹谣言的可怕力量!

  难怪昔日曾有人问过,世上什么武器最厉害?”

  有人答道:“嘴!”

  问话的人听了自然不以为然,当下又问道:“为什么会是嘴?难道我们都是野兽,只会相互撕咬?何况嘴是武器吗?”

  答话的人眼睛一亮微微一笑道:“为什么不会是嘴?虽然我们不是野兽,会用刀剑解决纷争,但世上人心之恶毒,为了些许名利,什么恶事做不出来,那副狰狞丑陋的面孔,又比野兽强在何处?何况,世上任何武器都没有嘴的威力大,不但可以颠倒黑白,更可以杀人于无形,还不会沾到半点鲜血,你说最可怕的武器是不是嘴?”

  问话的人当然不会就此信服,立时便要出言反驳,谁知答话的人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三个字是一个人的名字,问话的人顿时目瞪口呆,些许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是对的,燕南飞的确是死在每一个散布谣言之人的嘴上,嘴也的确是最厉害的武器,还是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燕南飞何许人也?

  燕南飞乃是百年前的一个赫赫有名的英雄豪杰,论人才相貌堂堂英俊潇洒,论武功独步江湖几乎没有敌手,论人品古道热肠义薄云天,这样的一个人本应成为后世敬仰的大英雄,却偏偏毁在了谣言之下,成了一个悲剧人物,思之怎能不念及嘴的可怕之处,那种看似无形的东西,却真真实实的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大到足以摧毁一切!

  那时的燕南飞江湖声望正隆,走到哪里都受人膜拜,朋友更是遍及黑白两道,人人都因有了燕南飞这样的朋友而骄傲,殊不知人心隔肚皮,有多少人看着燕南飞的风光,艳羡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取而代之,奈何只能强忍着抓心挠肝之痛,却不敢露出半点嫉妒之色!

  不过,再厉害的人不免也会落入圈套之中,燕南飞的事坏就坏在他最信任的两个朋友身上,若非如此,燕南飞也不会落的个悲剧收场!

  那日,燕南飞与他最好的两个朋友一起喝酒,结果喝的酩酊大醉,醒来后手中拿着带血的钢刀,两个朋友的妻子赤身裸体的倒在血泊之中,两个朋友消失的无影无踪,惊的燕南飞未及细想,便吓的落荒而逃!

  后来,江湖中谣传燕南飞醉酒失去了长性,非但出手伤了他的两个朋友,还奸杀了朋友的妻子,一时间江湖中谣言四起,燕南飞从人人敬仰的大英雄,沦落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江湖败类,就连燕南飞自己仿佛也信了江湖谣言,在被人围追堵截之际,本可杀出一条血路逃走,却甘愿束手就擒,被数十人乱刃分尸!

  后来,若非燕南飞那两个朋友反目成仇,自爆了当年陷害燕南飞之事,只怕今日的燕南飞仍活在屈辱的谣言中,真相大白后,那些曾添油加醋散播谣言之人非但没有半点悔恨之意,反而各种推诿!

  有言若不是燕南飞自己识错了人,燕南飞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有言燕南飞若不是喝的酩酊大醉,怎会落入圈套之中,有言燕南飞既然清白,为何当日不出一言辩解,可见燕南飞自己也是糊里糊涂,又怎能怨的了他们!

  只不过这些人都忘了若非他们绘声绘色有如亲见般的胡说八道,江湖中的英雄豪杰怎会对燕南飞恨之入骨,令燕南飞心灰意冷甘愿一死,可见这些人虽非杀人凶手,一张嘴却比任何武器都厉害,心地之恶毒更是令人发指!

  当然,其中不乏有人质疑当日之事,觉得匪夷所思,与燕南飞往日行为大相径庭,奈何终不敌于谣言的力量,最后燕南飞还是惨死在利刃之下!

  至于燕南飞为何甘心赴死,传言更是极多,但终脱不出那些以讹传讹之徒的推诿之言中的那几个理由,足见这些逞口舌之利的人,心思之狡诈阴毒,令人思之不禁既惊且怕!

  不过任这些人如何口吐莲花,燕南飞也已是个死人,过去的事永远不可能重新再来,就像悄然划过的流星,美丽中总带着一丝隐藏不住的忧伤……

  至于燕南飞当日为何甘心赴死,世上也许谁都不会清楚,只有燕南飞自己明白,不过这将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可解的迷,也是一个永远令人不愿直视的悲剧!

  刀剑杀起人来,至少还能看见鲜血,人嘴里说出来的谣言,却像一把无形的刀,杀人而不见血,伤害却比任何武器都要厉害!

  南宫傲雪本来的麻烦就不小,既要应付诸葛帮的偷袭,还要面对利欲熏心之徒抢夺狄兰到狄王府邀功,如今更要背负恶名,成了江湖中恶贯满盈之徒,处处提防那些被谣言蒙蔽的人来杀他!

  难道南宫傲雪怕了?

  南宫傲雪当然不会怕,只不过着实有些为难,只因这些受谣言鼓动之人,纵然其中有些卑鄙龌龊之徒,怀着令人不耻的阴毒想法,但大多数人只怕都是出于义愤,才会来寻南宫傲雪的麻烦!

  要知道以往的南宫傲雪,只有他令别人感到如坐针毡,生出为难之意,南宫傲雪何时有过如此为难之时,实因这些人若都是些大奸大恶之徒,南宫傲雪自然不会顾忌,大可一刀杀了,就因这些人敢不畏生死,来寻南宫傲雪的麻烦,必然都是些真男人真汉子,南宫傲雪自然不忍大开杀戒,伤了这些人的性命!

  风很轻,日头很足,小镇的长街上却空无一人,静的就像一座没有任何生命的鬼蜮,连半点鸡鸣犬吠都听不见,偏偏街边的一个小摊上,一个巨大的铁锅在火上烧的水冒着蒸腾的白气,令长街除了诡异还多了几分隐藏不住的冰冷杀意……

  南宫傲雪孤傲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既没有一丝惊讶也没有半分惧怕,冰冷的目光依然如刀般锋利,只不过眼神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之色!

  狄兰虽江湖阅历浅薄,但也看出长街的古怪,当下轻拉了一下南宫傲雪的衣袖,低声道:“南宫大哥,这长街看着有些古怪,不如你我绕路而行吧!”

  南宫傲雪的声音虽仍像往日般冰冷,不过还是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淡淡的道:“兰儿,有些事既已临头,只怕想避是避不了的,倒不如坦然面对!”

  ”啪啪啪”长街尽头响起了掌声,一人自街角突然转了出来,笑着道:“南宫兄,果然是人中俊杰,仅凭已言就已令在下佩服不已,若非南宫兄做下如此恶事,兄弟定会与南宫兄成为好朋友!”